您的位置:首页  »  【妈的第二性】(03-04)【作者:delhaize】
字数:45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妈的第二性(三)

  妈离开半年了,时间匆匆来到旧历年底,虽然这几年台湾社会对传统过年越来越不在意,但是看到家家户户准备打扫过年、同班同学讨论寒假要全家出国,心里难免酸酸的。我与爸终於适应了混乱,彼此找到舒适的相处模式,反正他现在沉迷在赌品、嫖妓与工作。

  虽然内心还是对妈有所怨恨,但是也分不清到底在恨什么了,不过要我主动联系她多多少少觉得很彆扭,我曾经用无来电显示打她手机,但是处於关机状态,她的脸书关闭,不过LINE帐号似乎还有在使用。

  除夕夜回祖母家过年,爸爱面子嘴硬的跟其他亲戚说:对妈感到厌倦疲乏,所以双方暂时分开一段时间。我嘴里吃着山珍海味看着其他堂兄弟姊妹一家子快快乐乐拌嘴,心中很不适滋味,吃完饭就藉故躲到祖母家客房。

  正玩着手机游戏,LINE的聊天视窗弹出「HI,宝宝,我是妈」,看到妈敲我心情有点激动但是不想立刻「已读」想要让她紧张一下,结果她传了好几句讯息其中一封好像是图片,好奇下只好点开软体,妈传了自己的裸照过来,单手托着胸部感觉像是自拍,「我知道你们年轻人流行说道歉必须露出胸部,妈向你道歉好吗?(笑脸图案)。」

  我妈道歉不但露出胸部,因为自拍角度,还露出充血勃起的乳头、打了肚脐环的肚子与茂密的阴毛,这一刻我大概是全台湾最最无助的少年吧。虽然我有时打手枪想着妈,看到她留下的性感内衣会感到兴奋,并不代表我有淫母嗜好或她的外表与肉体能引起我的性欲,而是,她是我所知(认识)除了AV女优之外第一个真正能够接受群体性交并且热爱多p的女人这件事情让我亢奋。

  她的裸照突然出现在眼前,我不知该怎么回应,只好已读不回。几分钟后妈又传了讯息过来:「宝宝,很抱歉这些日子都没有与你联络,妈花了很多时间才安定下来,现在有了一个小房子,如果你有空可以来看看。」

  「离开台北的第一天,妈就开始想念你」

  「妈有很多话想说」

  「你是我爱的人,妈想要把所想的事情说出来」

  妈夹七夹八说了很多,但是内容不外乎要我去找她、很想我、很爱我,出於青春期少年的叛逆特性,我想要狠狠说些恶毒的话语伤害她,但是思母情绪无法让许久未见的母亲伤心。已读不回几十封讯息后,我回到:「我现在跟爸生活,你要去问他同不同意我去找你」传完后有种小报复、刁难的快感。

  妈很快已读,然后不回。

  消失几天后妈终於又传了讯息给我,「为了重拾母子感情以及克服距离问题,我们来当网友吧。」

  「妈开了一个新脸书帐号,但目前不适合加入你,我会每天传讯息跟你说做什么了些什么事,保证不会骗你。也希望你能多跟妈妈交流。」

  妈开始单方面作主把我当成网友了,把line当成像脸书一样的发文,每天早上起床会先传张起床自拍照,不一定会露点,然后自拍她的早餐(通常是简单土司夹蛋夹肉松之类的)、自拍她要出门工作的穿着(看得出来是平价连锁店成衣)、路上看到好笑的招牌名称或着小猫小狗也会拍照传过来、书籍里有意思的内容等种种生活细节小事。「妈今天休假要去找男人喔!」起床自拍照。
  「今天穿着样赴约」附上穿着内衣手抱着外出服在衣橱前比对的自拍照。
  「要准备出门了喔」附上在电梯自拍的照片。

  「今天有三个呢,本来有四个人但是其中一个找藉口不敢来。」在车后座露出不屑的表情自拍,轻微的露出乳沟。

  「这是xx汽车旅馆的xx型套房」传来好几张床、厕所、浴缸等设备的照片。

  「我很喜欢来这间xx旅馆的原因是!客房服务餐点非常好吃」在床上,装满食物的托盘放在大腿上,用白色薄被子盖住下半身但是可以看到裸露的肚子与冒出被子的一搓阴毛,仔细看照片可以发现白色被子湿了一片。

  「今天约不到一起的,只好一个一个分次约了」自拍露出哭哭的表情。
  「两间旅馆距离好远,真是失策,下次应该约近一点」在计程车上自拍,可以看到凸起的乳头从大V领上衣中露出。

  母亲如此热络频繁的向我报告她的性爱行事历以及分享自拍露点照,但是不会分享性爱照,露点的自拍照感觉像是记录照,既不会露出性器官也不会搔首弄姿,就是单纯的向我分享她的生活。

  我虽然对於知道母亲这些事情与裸体感到尴尬,但是必须承认,透过一张张的照片、生活上的吃喝睡等琐碎,我那股愤怒怨气与仇恨不知不觉的消失了,抱持不回应的态度在几个月后开始回传讯息并且分享我的生活,当然,我是不会传裸照给亲生母亲。

  与母亲关系转佳之后,我有时会抱怨爸带妓女回来,以及使用娱乐性药物的事情,妈通常会回我:「你要懂得尊重爸是一个独立个体,只要他没有违背作为一个父亲的职责,你就让他好好享受吧。他的人生也不容易,年轻被课本压着、被奶奶盯着,根本没有育乐,长大后开始工作,有钱之后外遇又要顾及我们母子的观感,结果有婚姻关系的老婆是个淫虫,你就让他好好放松吧。」

  我与父母的关系就如同所有青春期男生一样,不会太好,不闲聊、不分享心事,反倒是妈离家之后,我意识到爸妈不过是有血缘关系的人类这件事情,我透过偷窥爸床战妓女,原来那个严肃的爸喜欢帮女人口交而且性交的姿势五花八门(题外话,我本猜想妈会偷吃是因为爸的肉棒表现不佳,例如早泄或着短小,想不到爸的肉棒尺寸还不错,而且根据网路上调查的性交时间,爸都有达到),跟女人调笑时会露出贼贼的笑容,跟外表完全不搭,那是我没见过的父亲样貌。
  爸则是知道他自己的荒唐,开始用比较温和的方式对待我,也不再赋予我过多课业上的压力,我们用一种成年人的方式生活在一个屋簷下。与爸相处改善,我开始想像如果与妈生活会怎样,我虽然原谅她的离去,但是还是无法理解她热於群交性爱以及向儿子分享裸照的原因,但是又很害怕知道真像后,我不够成熟的人格能否乘载这些资讯。

  但是,人要长大总是要跨出第一步吧?我终於下定决心要去找妈了。

  。未完。

                =====

  终於要进入主戏了,我自己都好期待阿~~。

  话说,我虽然故意不提母亲的年纪外表身材等资讯,大家觉得是有点形容比较好想像,还是完全不提比较好呢?

                〈四〉

  母亲的阴唇开的像朵花,淡紫色的血管像籐蔓从脚踝延伸到大腿鼠蹊部,我目瞪口呆地盯着,虽然到台中与妈住在一个屋簷下,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也多少期待会看到她的裸体,但是没预料到母子相处不到五小时,她的性器就展露在我眼前。

  我趁着暑假向爸编了一个理由,妈离家一年后我们终於见面了,到了台中车站她已经等在闸门口,妈的气色很好剪了一头短发,穿着简单贴身白色T- shirt,两颗黑色乳头微凸。妈问我是要在外面吃饭,还是回她住所随意煮?我觉得妈不一样了,以前她对厨艺相当自豪并且严格限制我外食的机会,为了我爱吃甜点甚至跑去参加料理学校。

  「我们买菜回去煮吧」我这么说的。

  在超市卖场结帐时,柜台男子死盯着妈胸口的激凸,看到我在瞪他又心虚的把眼睛转开,妈倒是老神在在。到家后,「来,帮我把东西放好,然后去洗洗澡,大毛巾我已经放在浴室了,洗完后来当我的煮饭帮手。」

  我看了看妈住的房子,一间闹区里两房没有管理员必须爬楼梯的小公寓,房子里没什么家具,客厅连一张沙发都没有,倒是有几个懒骨头座垫,大量书籍堆置在地板,随意翻看了下;西蒙?波娃、阿尔贝?卡缪、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尚?保罗?沙特等等似乎都是哲学家的作品。衣服就一堆堆的散放在地上,粗略一看大多数是情趣内衣,那本厚厚的用哲学家照片当封面的书上挂着一条丁字裤。

  浴室倒是很乾净,不过有好几只矽胶老二情趣玩具直接放在浴室的架子上(感觉是在晾乾),最粗的一支几乎比我的手臂还要粗,有一只长相奇特让我忍不住用手机拍照后上网查询,原来是肛塞,旁边一颗颗像弹珠串起的东西也是肛门用玩具。

  原本见到母亲有点尴尬,在厨房帮她做菜时那股气氛很快就消失了,母子说说笑笑聊些不重要的东西,晚餐食物很简单,很快就只剩下一道需要燉煮的汤,妈说:「好热阿,汤还要十分钟,宝宝先烤箱里的东西拿出来,妈去沖个澡,洗完就可以吃了。」

  我把食物放在厨房旁小小的固定在墙上的吧台桌上,这个吧台很小,台面大概只能放三四个盘子,不过造型设计的不错,还有两张别緻的高脚椅,很有欧美住家的感觉,这么一想,这个房子确实很像是电影里外国学生的单身公寓。听到浴室水停,妈头上缠着毛巾,穿着及臀的细肩背心走出来,下半身露出一片阴毛,什么都没穿。

  「ㄟ,宝宝楞着干嘛,可以吃饭了,坐阿」妈走进厨房舀了两碗汤放在吧台上,一屁股坐上高脚椅。我与妈并肩而坐,聊着考上高中后想要做的事情,也许是习惯吧,吃到一半妈改变坐姿把腿盘起来,原本被阴毛遮住的阴部展露在我面前。

  「妈,你要不要穿个裤子阿?」

  妈用手摸了一下阴部:「ㄟ,刚洗完澡湿答答的很不舒服阿,不穿内裤可以透透气。宝宝妈跟你说,这个小房子就是属於我的城堡,有这个城堡当我的衣服,所以我在这里是不需要穿衣服的,如果你不想穿衣服也是可以。」

  「可是,这样我很尴尬耶」

  「有什么好尴尬的呢?你可是从这里出生的阿」说着,妈妈用手指掰开阴唇,「你全身上下什么地方妈没看过呢?你不想裸也没关系,一切舒服自在就好,对妈来说没穿衣服是没有拘束的居家装扮,所以我这么做了,就好像你以前打完球常常脱掉上衣跑来跑去一样。」

  我躺在平日妈当成书房的小房间,细数着妈妈改变的地方,以前家里是整洁的,不能乱丢衣服,吃饭必须坐好吃,妈妈休闲空档通常是逛街、做複杂的料理、看看流行杂志与其他阿姨去喝下午茶。对比现在的妈妈,她开着小台灯躺卧在客厅的懒骨头上翻阅着艰难的书籍,衣服乾了也不收进来,以前是不让我在厨房帮忙以及碗盘都丢洗碗机,刚刚则是陪着我把所有的碗盘洗完。

  台中的这个妈妈,感觉乱中有序、独立自主,而且有种,嗯,清爽的女人魅力。我脑里一边想着这些改变,一边又想着妈赤紫色的阴唇抚摸肉棒。

  起床后,妈带我到处走走,进家门后她就立刻脱光衣服做菜整理房子看书与我聊天,不过,虽然她裸体那么自然,内裤(她出门不穿内衣)倒是穿着保守样式,没穿丁字裤之类的。

  母子度过除了裸体之外一切正常的两三天,某天晚上她跟我说:「妈明天必须上班了,这里有台笔电你白天无聊可以使用,上上网,如果想要打游戏可以去巷口的那间网咖,蛮乾净。然后,这台电脑里面,有妈所有的面目,有我的照片、性爱影片、这一年离开你与爸爸的日记还有我试图写下之前所发生的事,脸书帐号也没有登出。妈答应过不骗你,这就是我们诚实的开始。」

  当晚,换我去洗澡的时候发现浴室里的情趣用品都不见了。

  半夜听到女人呻吟的声音,打开门一看,对门母亲的卧房门敞开,床头阅读灯开着光照在她的身体,她上身趴着,屁股抬的高高的对着门口,很清楚可以看到肛门塞着一个会震动的玩具,一支仿真的粉红色矽胶肉棒被她握在手里在阴道里进出。

  这个场景实在太过淫秽,我忍不住脱下内裤套弄肿大疼痛的阴茎,龟头吐出史无前例丰沛的前列腺液,我套弄肉棒的声音与节奏逐渐跟母亲淫水「噗哧噗哧」
  融为一体,母亲发出痛苦急促的喘气声,她突然整个人跪立起来粉色肉棒与肛门里的玩具被挤了出来,我的高潮也来的又快又急,精液激烈的喷射在她房里的地板上。

  当我在射精的那一瞬间,我看到母亲把头微微转过来单眼斜看着门口,昏暗灯光下的眼眸闪闪发亮。

  。未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