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腿校花的呻吟】(05-07)【作者:chendebei】
字数:95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军训失身(上)

  「知道吗,外文系大一新来的长腿校花早上会在这家店买早点」几个大二的男生守在XX大学最好吃的蛋糕店前,听说新来的大一校花会过来买蛋糕,一等就是半个小时。

  「怎么还不来,真的有微信群里说的那么极品。」一个男生质疑的说

  「相信我,就算被记迟到你也会觉得值」带头的男生说

  「看,来了!!」说着几个男生一起看去,一身军装的思卉,婷婷玉立,苗条而又修长娇躯,该凸的地方凸,该瘦的地方瘦,比时装模特还婀娜多姿。玫瑰花瓣般鲜艳娇嫩的绝色娇艳的脸蛋上,一双水汪汪、深幽幽,如梦幻般清纯的大眼睛。一张樱桃般鲜红的小嘴加上线条流畅优美、秀丽绝俗的桃腮,似乎所有绝色大美人的优点都集中在了她脸上,只看一眼,就让人怦然心动,更还有她那洁白得犹如透明似的雪肌玉肤,娇嫩得就象蓓蕾初绽时的花瓣一样细腻润滑,让人头晕目眩、心旌摇动,不敢仰视。

  「不好意思,让一下」几个男生呆呆地看着思卉走过来,竟然没发现自己挡住了蛋糕店的门。等到思卉和三个舍友开口,才把门让开。

  「她们都是一个宿舍的?这个宿舍绝对是全校最美的宿舍」一个男生说道。
  「别看了,赶紧走,要迟到了」带头的男生说。

  思卉已经有点开始习惯周围男生的反应,并没有一丝停顿走进地走近蛋糕店。
  潘文静则有点嫉妒思卉,自己也是个一等一的漂亮妹子,读高中的时候男生的焦点都在自己身上,现在都集中在舍友身上,心里总是不舒服。

  「思卉,今天还会头晕不,军训都开始一周了,你还是不适应」潘文静说。
  「现在不会晕,等会晒太阳就不知道」思卉不适应辛苦的军训,第二天开始就感觉头晕,想请假休息,但是猥琐的教官王强不允许,第四天实在受不了,申请去医务室休息,一路上王强假装扶她,不知道在思卉身上占了多少便宜。
  「你请假回宿舍休息吧」潘文静假装关心的说

  「教官不让,上次不是说过?」思卉记得上周就和舍友说过。

  「哦,我好像也头晕了,哈哈,走,我们找个地方吃早餐」潘文静说

  思卉和舍友简单吃完早餐,来到操场,按照惯例先去找教官领矿泉水,王强看到思卉走过来,立马笑嘻嘻地拿起一瓶水,并且顺手打开。潘文静看到教官特殊对待思卉,心里又是一阵不开心。

  「看,那个胖胖的团长又来了,他很喜欢视察我们外文系的军训,你说他是不是也是因为你来的」颜薇对思卉说。

  「管他的,衣服色眯眯的样子,看着就讨厌」思卉记得军训动员大会上,自己作为外文系的学生代表上台发言,并和领导握手,这个胖胖的团长赵建军,一直握着自己的嫩手不放,眼睛还盯着自己的胸部。

  睡着上课的铃声,一天的军训开始。首先是原地立正,站军姿半小时训练,思卉觉得今天的太阳特别大,站没十分钟就口渴。好不容易熬过了半小时,思卉拿起王强给的矿泉水,一口气喝掉了一半。当然她没发现旁边王强和赵建军兴奋的表情。

  稍作休息,开始正步走训练,「一二一…,一二一…」王强扯着嗓子喊。
  火辣辣的阳光晒得思卉有些精神恍惚,请假休息,又会被王强找机会占便宜。
  思卉决定坚持下去,再过不久应该就结束了。

  「扑通…」

  大家都转眼看过去,潘文静摔倒在递上,王强上前问「潘文静,你怎么样」
  「头好晕,教官我想回宿舍休息」潘文静说

  「军训比较辛苦,要坚持下去,你到那边的树荫下休息会」王强不同意
  「教官…,人家真的好累,你就让我请个假嘛…」潘文静撒着娇

  「怎么回事,乱成一团,像话吗」赵建军这时候也来了

  「团长,这位同学感觉头晕,要请假回宿舍」王强说

  赵建军看着潘文静,心想这里真是那人的福地啊,有个长腿巨乳的思卉,现在又冒出来个小美人,白白嫩嫩的,仔细一看真让人心动。

  「你让她回去休息吧,然后赶紧接着练,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赵建军边说边看了下思卉,示意着。

  「是,团长,潘文静,你回宿舍休息,今天好好休息」王强说

  「谢谢教官,谢谢团长」潘文静说完,独自一个往宿舍走。

  潘文静走后,又过了一个小时,思卉终于坚持到了第二次休息的时间。
  大家都散坐在操场上休息喝水。一旁王强和赵建军低声交谈着。

  「放心吧,团长,按照您的吩咐,这几天给思卉的矿泉水里面都放了那个」
  原来王强每次都帮思卉拧开盖子,是为了不让思卉发现瓶子是开过的。
  「很好,我看她早上比以前更口渴,药应该是有起效,等会等她不行,马上带到医务室来」赵建军兴奋地说

  「是,团长,等你玩够了,也让我玩玩」王强说

  「放心,我吃肉,会有你小子的汤喝,等这件事办成,给你升副班长」赵建军说

  「谢谢团长」说着王强和赵建军远远地望着思卉

  休息时间很快结束,恢复军训,思卉逐渐觉得体力不支,但是咬牙坚持着。
  王强一直留心观察思卉,令他没想到思卉这么顽强,居然能能坚持到现在。
  不过王强发现思卉的脚步越来越漂浮,正步走已经有点勉强了。

  「啊呀…」思卉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王强立刻出现在思卉面前

  「思卉,怎么摔倒了,是不是又头晕,我扶你去医务室?」王强说,远处的赵建军看到王强要去扶思卉,嘴角露出笑容,转身向医务室走去,他要在思卉来之前,驱逐医务室的闲杂人等。

  「不用,我回宿舍休息」思卉发现又要被王强占便宜,坚决不去医务室。
  「你这不是第一次,去医务室看看」王强接着对隔壁班的战友喊道「小张,你叫老彭替我带一下我这个班」

  说完伸手去扶思卉。

  「思卉,你怎么坐在地上,不舒服吗?」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思卉抬头一看,发现是自己班的辅导员。

  「是,老师,教官要带我去医务室,我想回宿舍休息」思卉说

  「王教官,我带思卉回宿舍,你继续军训吧」辅导员平时看不惯这些兵痞在学校里作威作福,斩钉截铁地说。

  「可是团…」王强没料到辅导员的出现,差点说漏嘴。

  「好吧,大家都别看了,列队!」王强没办法只能开始接着军训。

  辅导员扶思卉在树荫下休息一会,然后一起向宿舍走去像。到了楼下,辅导员接了个电话有事要走,问思卉能不能自己上楼,这时思卉已经感觉好很多,就自己上楼。来到宿舍门口,隔着门听到里面隐隐约约传来男女的声音,小心翼翼打开宿舍门一个小缝,向里面看去。

  「啊……啊……嗯……嗯……不要……不要啊……」

  伴随着女性的娇柔喘息,一阵阵呻吟从房间里传了出来,思卉透过门缝,可以清晰地看见两具赤裸的肉体正纠缠在一起。

  潘文静仰躺着,一个很帅气的男生站在床沿,胯下的肉棒不断出没在两片殷红的阴唇中,每次抽插都带出股股淫水。

  「哦……好舒服啊……啊……明峰,你的……你的鸡巴把小屄都塞满了……
  嗯……好美……嗯…嗯……啊!泄了……要泄了……啊……「

  潘文静突然尖叫起来,浑身颤抖,纤腰一阵狂扭,大股的淫水急泄而出,随着大肉棒的抽送而被带出,弄湿了两人的阴毛,顺着屁股流到床单上。

  男生用龟头紧紧顶在女孩的花心上,感受着阴精冲击和阴道壁收缩的快感。
  「这么快就泄了,是不是很久没被男人插?是不是!是不是!」他连说两声「是不是」,龟头也跟着连顶了两下。

  思卉心想,原来潘文静是假装头晕,回宿舍和男生做爱

  「啊!」「啊!」潘文静连叫两声。

  「你……你坏死了,啊……啊……你……你又开始了……啊……哦………就不能让人家喘口气么……啊……用力……再用力插…

  …美死了……哦…好酸啊……爽死了……「

  潘文静很快又沉浸在无边快感之中。

  男生继续抽插起来,潘文静的双腿被他压在了肩膀上,阴户更加高挺,龟头每下都狠狠落在花心上,淫水而出,顺流而下,很快流满了潘文静的屁眼,接着又流到了地上,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小水滩。

  潘文静的淫叫混着「噗滋噗滋」的水声,回响在整个宿舍内。也不断传进正在偷窥的思卉耳朵里,从第一眼开始,她就被这火辣的场面深深吸引,觉得口乾舌燥热血上涌。

  房中的两人依然忘我的挺动着,男生的大腿不停撞击在潘文静丰满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音。潘文静时而抬起屁股向上顶几下,但很快就被男生粗大的阳具插得两腿发软,浪叫连连:「啊……哥……你……可真会干……干得我好爽……好舒服……啊……我要死了……」

  男生边用力她,边道:「文静,你就这么骚,还流出这么多骚水!说,你为什么这么骚啊,说!」用力狠狠顶了一下。

  「啊!」潘文静尖叫了一声,雪白的大腿颤抖了几下,才回过气来,娇嗔地用拳打在男生壮实的胸膛上,「你坏死了!」

  男生「嘿嘿」笑了几声,继续往复抽插。只挺了几下,就觉得潘文静小屄里微微颤动,淫水源源不绝好似小溪一样,知道她又要泄身了。他用龟头死死顶在花心上,左右研磨了十几下,又缓缓拔出,再用力顶入,接着旋磨……

  「啊……好哥哥……好老公……妹妹要被你干死了呀……啊……我……我又要泄了……又要泄了……」潘文静小嘴大张,疯狂地叫起来,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屁股一阵乱顶乱摇。男生只感到她的屄肉收缩起来,子宫口一下一下地咬在他硕大的龟头上,但他丝毫没有理会,反而更是狂抽猛插。

  潘文静短促而尖锐的叫声瞬时响彻整个房间,股股阴精随着一抽一插的间隙中直射而出、四下飞溅……

            第六章军训失身(中)

  思卉越看越觉得头晕,站不住脚,扶着墙,轻轻地关上宿舍门。现在能去哪呢,看来只能去医务室,思卉转身下楼,边走脑袋里不停地回放潘文静和男生操逼的画面,白嫩的俏脸上红彤彤地。

  终于来到医务室,打开门,进去发现里面只有女军医和肥胖的团长赵建军。
  赵建军很意外为什么思卉是一个人过来,难道王强中途被人拦住了?

  「李医生,你给这位同学看看,我先走了」赵建军起身假装要走,眼神却给了女军医一个思卉无法懂得的暗号。

  「是,团长,这位同学你坐过来,说说有什么不舒服」女军医说

  「医生,我头好晕,走路没力气」思卉看着赵建军走出医务室,边说道
  「舌头伸出来我看下,啊……」女军医说

  思卉配合着军医的检查,肯快女军医有了结论「你这属于轻微中暑,我给你开个药」

  女军医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盒胶囊状的药,给思卉两颗。

  「我给你倒杯水,你把药吃下去」女军医给思卉倒来水。

  「谢谢医生」思卉接过药和水,按照吩咐吃下去。

  「这要吃了会感觉困,你可以在这里休息,有什么事叫我」女军医说

  「恩,是有点困,我躺这里可以吗」思卉没想到药效这么快,指着旁边的床。
  「可以」女军医说完,思卉就躺下了,过五分钟,女军医轻声问「这位同学,你睡着了吗,还要不要喝水?」

  思卉没有反应,女军医走到床前,碰了碰思卉,没反应,转身拿起电话。
  「团长,你可以进来了」女军医话刚说我,赵建军一把打开医务室的门,兴奋地走进来。

  看着躺在床上的思卉,一脸淫笑,伸手搂过女军医。

  「这件事情你办的很好,回去给你奖励」赵建军边说边揉着女军医的屁股。
  「谢谢团长,那还需要我在这里吗」女军医红着脸说

  「你出去,守着门,谁都不让进来」赵建军说

  「是,团长」女军医转身出门。

  赵建军看着躺在床上的思卉,咽了下口水,拍了思卉两下:「思卉,思卉?」
  发现没什么反应以后放着胆子把那双手在思卉身上游走起来。从双手上传来思卉肌肤的娇嫩丝滑,让赵建军忍不住脱下下思卉的军装,全身只剩胸罩和内裤。
  看了下思卉那洁白的大腿,忍不住低下头去,伸出舌头沿着大腿根部舔到了脚踝,又沿着脚裸舔了上来,一双手也没闲着,把思卉的内裤退到了脚裸,头探到美穴处,伸出舌头在花瓣处舔弄。

  舔了一会,渐渐把头移到了思卉脸上,看着思卉娇美的脸蛋,性感的嘴唇随着呼吸小幅度的抽动,忍不住把嘴巴压在思卉的嘴唇上,狠狠的吸了起来,一双手用力的把上身的胸罩推了上去,白颤颤的乳房立刻暴露在空气中,粉红色的小乳头因受刺激的缘故,高高的立起。赵建军的一双手把思卉的一对巨乳握在手里反复揉捏,那色泽和形状,看得他兴奋不已,这么美丽完美的女人,居然被自己碰上,现在能干她一次,就是死了也值得了。

  思卉在这过程中,轻微的呻吟了几下,这无疑给本来就兴奋不已的赵建军再打上了一针兴奋剂,不由的更卖力的抚弄。觉得差不多了,赵建军退下了自己的泳裤,肉棒蹦了出来,肉棒不算很长,但是很粗,勃起的肉棒,约有2寸半粗,龟头的马眼处,已经因为兴奋流出了晶莹的液体,右手探到了思卉蜜穴处,摸了两把,居然摸到了淫水。「哈哈,真是捡到宝了,在昏迷中居然都这么敏感。」
  赵建军得意不已。他跪到床上,分开思卉的双腿,使双腿枕在自己的大腿上,肉棒抵住蜜唇,龟头轻轻的刺了一下,因为淫水的滋润,轻易的分开了,两片唇瓣,但是一直没有进入,右手握住肉棒不停的上下摩擦,享受着进入美人身体前的快感。

  身下的思卉依然熟睡,不同的是上身泳衣已被推到脖子处,一对洁白滚圆的乳房毫无保护的暴露在空气中,而下身的泳衣,则早就被退到了右腿脚裸,此刻因为右腿被赵建军分开枕在了大腿上而高高的挂起,看了这副景象,赵建军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这样的美人现在正躺在床上任自己采摘。汩汩的淫水顺着美穴口流了出来,不停摩擦的龟头得到了充分的润滑,赵建军再也忍不住,屁股向前,轻轻一顶,一颗大龟头顺势进入了那令无数人神往的蜜穴,蜜穴内的温暖的感觉和层层的褶皱所产生的吸力,几乎让赵建军进去就想射了。「居然是个名器!」

  赵建军开心死了。这么美的女人居然还是个名器,深呼一口气,继续向内挺动,但是还是有很大的阻力:「居然这么的紧,嘿,今天我来好好的开发开发。」
  赵建军猥琐的笑着,慢慢把龟头退到了蜜穴口,又慢慢的刺了进去,来来回回,每次都比前一次多深入那么一点。而蜜穴深处不停流淌的淫水也起到了润滑的作用,赵建军是越来越顺,淫水随着抽插慢慢顺着肉棒流出洞口,把思卉下身的床单湿透。赵建军强忍着一口气插进去的冲动,爱怜的抚摩着思卉的身体,就像一道美味的佳肴一般细细品尝,在抽插了一两百下以后,突然觉得前面更紧了,看了看自己的肉棒还有2-4公分的样子留在外面,不由得得意:「真是个极品,让我好好给你上一课,哈哈!」

  深呼一口气,准备将肉棒尽根插入。思卉此刻仿佛知道自己正在遭受的劫难,美丽的眉毛微微皱起,那惹人哀怜的表情更加激了下赵建军的欲望,将思卉的双腿高高举起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肉棒退到蜜穴口,准备在下一秒贯穿蜜穴。也许是身体姿势不适,思卉本来就没什么大碍,突然间睁开了双眼,而就在思卉睁开双眼的同时,赵建军的肉棒做好了准备,屁股猛的用力一顶,正根肉棒尽根而没,思卉也发出了一声不知是欢喜还是哭泣的娇吟。

  思卉一直觉得在做一个梦,梦到偶像金城武,把自己全身上下舔了个遍,朦胧中觉得自己身体的姿势很别扭,突然醒了过来,映入眼帘的的赫然是那个自己讨厌的肥猪团长赵建军,紧接着觉得下身一紧,一根粗长火热的肉棒贯穿了自己的阴道,甚至到达了没有到达过的地方,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让自己都脸红的呻吟。赵建军看到身下的美人已经醒来,一点都不慌张,边开始抽插边说到:「美人,上次在军训动员会我就迷上你了。你那让所有男人疯狂的大腿此刻正被我架在肩膀上,你那迷人的美穴现在正在被我的肉棒来回冲刺。怎么样?爽吧?
  比你男朋友的大吧?我刚就觉得你很紧,你男朋友肯定是没我大的,现在让我告诉你什么叫做女人的的滋味。「

  嘴上说着,下身得到挺动也没停,每次都是把龟头退到蜜穴口,然后尽根而没。思卉听着下流的话语,下身被粗大的肉棒贯穿,身体变的十分火热,这是自己的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但依然说到:「不要……你快退出来,你这样我要喊人了……啊……」

  赵建军在思卉说话的时候更用力的把肉棒向蜜穴深处顶去,每顶一次思卉就「啊」的呻吟一下,听着思卉嘴上叫着不要,美穴却越缩越紧,那股强大的吸力几乎让自己招架不住了,突然间觉得自己龟头顶到了什么东西,软绵绵像小嘴一样吸着自己的肉棒,赵建军赶紧停下来,不然就真射了。感受到那酥爽的感觉,赵建军得意的笑:「想不到这不但是个名器,还是个名器中的名器,阴道居然还会在兴奋中收缩,真是爽。」

  心里想着,双手放下了思卉的美腿,双手攀到了那一对洁白的巨乳双峰,慢慢的揉捏起来。「不要!快把你的脏手拿开。」

  思卉连忙用双手护住胸前,阻止赵建军的进攻。赵建军休息了一下,适应了那股吸力,又重新开始了抽插,这一次他直接把头压到了思卉脸上,边在思卉脸上不停的轻吻,边挺动着屁股大力抽插。在强烈快感下的思卉,一边躲闪着赵建军的亲吻,一边因为快感而呻吟出声:「啊……嗯……哎……唔……」

  赵建军瞅准空挡,一口含住了思卉的嘴唇,伸出舌头撬开了牙缝,在思卉的口中胡作非为,已经意乱情迷的思卉,也把舌头伸出和赵建军进行舌吻,那双迷人的大腿此刻已经缠上了赵建军的身体,赵建军仿佛是得到了美人的鼓励,下身挺动的更快,也更用力,每次都顶得思卉「啊!」

  的一声。看着身下的美人已经沉醉与肉欲中,猛的一起身,把思卉抱起,拿起她的大腿放在自己的腿上,形成一个面对面坐着的姿势,思卉正爽着,突然见变成这么一个羞人的姿势,也是把头深深地埋到了赵建军胸前。赵建军看着美人居然感到害羞,不由得意的哈哈大笑,下体的肉棒更涨了一些,开始卖命的挺弄。
  「啊……不要……不可以……」

  「啊……太深了……啊……顶到心里去了……」

  在抽动了两百多下,听着思卉动人的呻吟以后,赵建军再也忍不住,开始了冲刺:「美人……我要来了……我要射在你的肚子里!」

  思卉因为身体的快乐而喊到:「啊!我也快到了……好深……好有力……啊!」
  在赵建军发疯似的挺动了三四十下以后,屁股用力一顶,龟头死死的抵住花心,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了出来。感受到花心里的热浪,那一股股的喷力也把思卉送上了高潮:「啊……全射进来了……好烫……好舒服……啊……」

  随着最后一声「啊」,居然就这样晕了过去……赵建军看了看钟,推测离今天军训结束的时间还早,把软掉的肉棒退出思卉的蜜穴。

            第七章军训失身(下)

  思卉迷糊中感觉全是上下被一双有力的双手不停地玩弄,奇痒无比,睁开双眼一惊,立刻想要摆脱,猛的一动……「你干什么,怎么还不起来」

  「你说我会干什么?面对一个全裸的美女,我作为一个绝对正常的男人,能干什么」赵建军淫亵地欣赏着的思卉,雪白饱满的巨乳,修长浑圆的玉腿都暴露无余,赵建军的肉棒正结结实实地顶在了思卉修长的玉腿之间。

  「你放开我,否则,我要喊人了……」

  思卉奋力挣扎着,有些语无伦次。

  「我为什么还要放开你呢?一会,恐怕你就舍不得我放开你了,食髓知味,恐怕以后你真的时时刻刻都不会放过我了!小美人……」

  赵建军说着,色手开始抚摩揉搓着她的雪白丰满的巨乳,手法娴熟而高明,思卉的樱桃迅速充血勃起,白嫩的乳肉泛起了诱人的粉红色。

  「不要啊……我求求你,放了我吧」

  思卉被赵建军的色手揉搓得浑身酸麻,挣扎的双手渐渐绵软无力,一分痒酥酥麻酥酥的感觉从乳房传向全身,蔓延到胴体深处,芳心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天啊!自己竟然在主动地迎合他。

  赵建军的色手一路向下,滑过楚楚含羞的绝色丽人纤细柔滑的柳腰、洁白柔软、美妙平滑的小腹,径直按上了她的大腿之间的沟壑幽谷,直插进思卉的下身,
  「穿着这么淫荡的性感蕾丝内裤,是存心要勾引我犯罪吧?」

  「不是的……不是的……」

  思卉喘息急促地分辩道「啊……不要啊……求求你把手指拿出来吧……啊…
  …「

  赵建军不管思卉的哀求手指更加深入,刺激得思卉紧紧并拢着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喘息突然加剧。

  「小美人,一会就再让你品尝一下欲仙欲死的美妙滋味。」

  赵建军突然加快了手指律动的速度,加大了插入的力度

  思卉的娇躯已经无法控制地颤抖着,春潮泛滥,内裤泥泞不堪。

  「你男朋友能够满足你吗?一周干几次啊?有几次性高潮啊?」

  赵建军说着,突然抽出了手指。

  「我没有男朋友……啊……恩……」

  思卉已经被他挑逗得春情难捺,随着赵建军突然将手指抽出来,她的胴体深处居然感觉到莫名的空虚和渴望,雪白修长的玉腿蠕动着摩擦着,竟然挺起光滑迷人的粉胯,追求迎合着他的手指头。

  「美人是想要我的手指头继续插入吗?」

  赵建军的色手停留在思卉的粉胯下爱抚摩挲着。

  「不要啊……」

  思卉娇喘着呢喃道,粉胯却不自觉地蠕动着寻找着赵建军的手指头。

  「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啊?」赵建军将湿漉漉的手指头放在思卉的樱桃小口边,
                淫笑道

  「混蛋……你放开……你放开我!」

  思卉突然近乎歇斯底里地捶打着赵建军的胸膛。

  赵建军猛然将思卉压住,腰身挺动,粗暴地进入了她的胴体。

  「啊……」

  思卉长长的一声呻吟,玉体奋力挣扎着扭动着,「不要啊……你不可以的…
  …「

  赵建军近乎狂野的抽送着,挺动着,思卉不知道是痛楚,是羞怯,还是屈辱,亮晶晶的泪花充盈着眼眶。赵建军的确太强悍了,思卉恐怕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心了!她感受到赵建军近乎动物凶猛地抽插,很快将她的身心撞击轰炸得酸麻酥软舒服爽快起来,麻酥酥的快乐感觉从沟壑幽谷传向胴体深处,那分强悍,那分猛烈,强烈刺激着她浑身的感官,思卉已经春心勃发,春情荡漾,难以遏抑地双手搂抱住赵建军的虎背熊腰。

  赵建军突然停滞不前,搂抱住思卉亲吻咬啮着她雪白饱满的巨乳,一口含住思卉的一只饱满雪嫩的玉乳,吮吸着那粒粉红娇嫩的乳尖,一只手握住思卉的另一只娇挺软嫩的玉峰揉搓,一面用手轻抚着思卉那白皙细嫩、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思卉娇靥羞红,玉颊生晕,娇羞无限,一种生理需要越来越强烈。不一会儿,一股粘稠滑腻的淫津欲液流出思卉的下身,她那饱满娇挺、柔软玉嫩的酥乳上两粒嫣红圆润的乳蒂渐渐变硬、挺立。

  「啊……啊……飞起来了……」

  思卉娇喘吁吁,动情地呻吟着,两条雪白浑圆的玉腿难过地蠕动着。

  「舒服吗?小美人!」赵建军继续挑逗着她。

  「不是,我我……啊……啊……」

  赵建军看思卉仍然娇羞无限,猛然挺进奋进,恢复了撞击和轰炸。

  想到身下的就是麻原的夫人在自己胯下婉转承欢,喘息呻吟,赵建军更加热血沸腾,狂野粗暴起来。

  「啊……啊……我要飞了……」

  思卉挺起雪白无瑕的柔软玉体轻夹迎合、一双优美雪滑的修长玉腿和柔若无骨、娇软如柳的纤纤细腰又挺又夹,羞涩地配合着,赵建军抽插开始更加有力起来,一下一下直抵思卉细腻柔软的深处,他在思卉一丝不挂的雪白玉体上一起一伏地撞击着。

  思卉挺早已娇躯酸软无力,一双雪藕似的玉臂紧紧攀着他的双肩,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缠绕住赵建军的腰臀,白皙柔软的平滑小腹用力向前挺送迎合,美眸含羞轻合,丽靥娇晕羞红。「求求你,不要射在里面,好吗?」

  赵建军感受到身下的思卉已经到达了情欲的颠峰,抄起思卉修长的玉腿,用力的分开,下身粗大的肉棒直抵花心,那肉棒火热的温度使思卉的身体燃烧了起来,男子低下头亲吻着思卉的嘴唇,思卉不自觉的回应着,男子的撞击每下都发出「吧唧」、「吧唧」的水声。

  思卉觉得自己快要融化,这激烈的性爱让她不能思考,最原始的本能只她配合着赵建军的节奏不停的抬起自己的屁股去迎合他的抽插,双手不自觉的搂住赵建军的脖子,双腿也缠上到了赵建军的腰间,赵建军越插越用力,花心几乎被撞破,思卉发出了畅快的呻吟。

  赵建军在激烈的抽插中用火热的双手在思卉的身体上游动,每一下都使思卉敏感的身体轻轻的颤抖,思卉在强而又里的性爱中,迎来了高潮,头高高的仰起,双手的指甲深深的陷入赵建军的脊背,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低沉而又高昂的喊叫,从花心处喷出了一汩汩甜美的精水,赵建军也与此同时用力的将龟头顶住花心,用力的喷射着。火热的精液与思卉的精水在阴道深处交汇,那力道和温度,使还在高潮中的思卉发出了尖叫,男子足足喷射了半分钟,思卉的高潮也维持了半分钟。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