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龙女和赵志敬



  在赵志敬的威逼和台下众人的「劝诱」下,小龙女终于还是点头同意和台下
众人做爱,任由赵志敬摆布。
  而赵志敬却没有马上将小龙女扔到高台下面任这群人淫玩,而是准备选上几
个人先轮流奸淫小龙女,再将小龙女交给众人玩弄。
  这个时候,已经不容小龙女不从了。因为,在小龙女想来只有完全满足赵志
敬和尹志平的性欲菜有可能通过淫狱的试炼,以求和杨过长相厮守。
  被赵志敬选上来的第一个人,是一个已经死去的蒙古汉子,他叫阿阔勒,是
一个蒙古军的百骑长。这个拥有三个中原村落作为封地的蒙古小贵族,丝毫没有
对中原第一美人小龙女产生任何的联系之情。一连串的玩弄和凌辱之后才允许小
龙女和他交合,而小龙女先是为其口交,后来竟然用上古墓派的轻功,以观音坐
莲的方式,让阿阔勒在自己的体内射精,并且在清醒的情况下品味到了高潮的滋
味。
  高潮后的小龙女一下子瘫倒在阿阔勒的身上。而射精之后的阿阔勒却出奇的
不耐烦,很快的就掀开了小龙女,随后有些随意的用手指在小龙女的小穴处抠挖
了一番便了事离去了。
  阿阔勒并未走远,他只是回到了台下。
  而被赵志敬第二个选上来的竟然是曾经劝慰过小龙女,让她不要执着的「高
僧」!
  这个黄衣黄袍的大和尚生前曾是少林寺天王殿护持——澄阳,他阳寿一尽便
投入阴间准备轮回。但是,在这淫狱之中少林高僧体味到性爱欢好的乐趣便不愿
离去,而阴差鬼司竟也由着他盘桓此处。此时,少林高僧立于高台之上,低头垂
目看着脚下的绝世美人幽幽一叹,说道:「阿弥陀佛!龙施主,想不到你和那黄
施主一样,都要闯着淫狱以求得以和相爱之人厮守不散。这一贪、一痴果然是三
毒之中最难放下的啊!」
  尚在体会高潮余韵的小龙女躺在地上,抬起头看着眼前的高僧,并没有说什
么。之前,赵志敬安排阿阔勒奸淫她的时候,她就想到赵志敬的打算了,她相信
这少林高僧之后,就是那个肮脏无比的乞丐了。想到自己要被那乞丐奸淫,小龙
女即便心中有再大的决心也不免有些动摇。
  少林高僧澄阳见小龙女不答话也丝毫不恼怒,他继续说道:「阿弥陀佛!龙
施主,这男欢女爱之事,便是如你刚才体会的那般了,并没有给你带来太多的伤
害。只是,龙施主身坠这淫狱之中,遍尝各种男人滋味之后,你心中可还有杨居
士的位置吗?」
  听到澄阳的这句话,小龙女终于还是开口了。「当年我本冰清玉洁,却不了
阴差阳错之下竟被尹志平盗得处子之身,过儿未曾责备于我,还愿同我隐居古墓,
这番情意我是无论如何不会辜负不会淡忘的。只要能和过儿长相厮守,便是这淫
狱试炼再是如何艰险,我也要忍耐下来。即便有再多的人玷污了我的身体,我的
心都还是过儿一个人的,只要这样就够了,我相信过儿不会怪我的。」
  澄阳听得小龙女这一番话也是一阵点头,随后他双手合十高宣佛号后说道:
「情之一字,老衲生前不懂,身后亦是不懂!只是,老衲知道这欲之一字最能陷
人身心。施主欲要通过试炼需要能承受赵志敬尹志平二人合力奸淫不失本心方可!」
  小龙女双眉微皱,说道:「当初仙人曾对我言,只要这炼狱镇守之人能答应
我通过,我便是可以离去,仙人也会遵守诺言。大师,这与你的话可是有些出入
啊!」
  澄阳不过是徘徊于淫狱中的一缕孤魂罢了,他自然不知道这淫狱的规矩,听
得小龙女这话,他也丝毫不慌,继续说道:「老衲想来,这赵志敬、尹志平便是
这淫狱镇守了。龙施主若不让他二人满意,如何会允你通过?所以,老衲觉得你
应多多与人交合,才能讨好他们二人。」
  小龙女再次低下头,也不看站着的澄阳,只是微微的一笑,说道:「这我自
然是知道的!大师,你便是第二个要奸淫我的人吧?」
  「阿弥陀佛!正是!老衲便是龙施主第二个主人了!」
  小龙女听到这话,便支撑着爬了起来,卑微的跪在了少林高僧的脚下,说道:
「龙儿,求主人奸淫贱奴!方才,主人也见龙儿和阿阔勒主人交欢了,请主人相
信龙儿,龙儿可以让主人无比开心,无比满足的!」
  澄阳听得小龙女这番话,小腹便是一阵火热。只是,他现在并未表现的多么
急切,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阳精一泄就要到台下去看别人再上来玩弄这个天下
第一美人了。所以,澄阳即便心中再怎么想奸淫眼前这个美人,他都忍耐着不立
刻就扑上去。
  小龙女一看澄阳并没有什么动作,以为他和之前的阿阔勒一样想玩点「花样」,
心中不由暗恨。只是,小龙女面上仍然要表现的无比恭顺。
  小龙女浅浅一笑,便说道:「大师,可是有什么新花样么?龙儿是无不应允
的。您是想让龙儿给您舔阳具,还是想让龙儿撅着屁股像母狗一样被大师奸淫,
亦或是也要像方才的阿阔勒主人那样要龙儿为您舔脚呢?」
  澄阳就算想着忍耐忍耐要多玩弄会儿小龙女,可是看着眼前玉人求欢也是按
捺不住。只见这高僧袖袍一挥,那一身僧衣僧袍就消失不见,展现在小龙女眼前
的是一个已经衰老的上了年岁的男人身体。
  老和尚并没有再和小龙女客气,而是一把攥住了小龙女如瀑般的长发,将她
一把拽到了身前,一只怒挺的肉棒就送到了小龙女的唇间。
  「阿弥陀佛!你这淫女,老衲本无意淫玩于你,却不想你这贱人竟然主动求
欢,老衲变用着降魔老杵好好将你整治一番。」澄阳话一说完,就将那怒涨的阳
具一挺,小龙女也顺着澄阳的姿势,将红唇微张,让那肉棒戳进自己的檀口之中。
  澄阳的肉棒并为如他的身体那般衰老,相反生前长时间修习少林武学使得澄
阳的资本极大,无论从哪方面将都胜过阿阔勒许多。只见澄阳的肉棒顶在小龙女
的口中,使得小龙女双颊都不自然的鼓了起来,而龟头不断刺激小龙女的喉咙也
愈发让小龙女难以承受,屡屡窒息的感觉使得小龙女的双颊更加红润粉嫩。
  「大师!呜呜……大师!龙儿,龙儿受不住了!龙儿受不住了!」小龙女痴
痴的乞求这个少林高僧的奸淫,澄阳刚以答应就将肉棒送人小龙女的口中,使得
她都及细细观察那根肉棒的大小粗细。直到澄阳的肉棒不断的刺激小龙女喉咙,
而她小嘴外面暴露在外的澄阳的肉棒尚余一大截,而每次澄阳大幅度的抽插的时
候,小龙女都能感觉到澄阳肉棒下的两只睾丸就如同两个撞城锤一般敲打着自己
的下巴。
  (好大啊!好大!这个少林和尚的肉棒怎么这么巨大!啊!我肯定承受不住
的!呜呜!下面会不会被这个和尚弄伤?唉!我好傻,我现在只是一个已死之人
的灵魂,即便他再怎么玩弄我,我都不会有事吧?只是,那痛苦绝对不会作假,
如果被这个少林和尚插进去,痛也痛死了。他的肉棒可比赵志敬和尹志平的肉棒
粗大多了。)小龙女痛苦的闭着眼睛忍受着,却也偷偷的想。
  澄阳一边耸动着自己的屁股,一边揪着小龙女的头发不断摇晃她的脑袋,这
个时候却恶意的问道:「你个贱奴,老衲的降魔杵不错吧?比那神雕大侠杨过如
何?」
  「唔……唔!」小龙女想回答,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最后由于澄阳的肉
棒的关系,嘴中只发出了低低的声音。
  「孽障!你倒是说啊!是老衲厉害还是那神雕大侠杨过厉害?」
  (过儿!过儿!呜呜呜!对不起!)也不知道是因为思念杨过还是因为长时
间的暴力深喉让小龙女太过难受,她的眼角开始流出眼泪,连呻吟的声音都小了
很多。
  「看来老衲不使出真功夫你是不会开口了!」澄阳刚说完,两只粗壮的大手
就勾住小龙女的双腋将她提了起来,紧接着又是向上一抛,电光火石见澄阳竟然
将小龙女本是跪姿的双腿摆成了「M」装,然后借着下落的力量将自己勃起的肉
棒一下子就刺入了小龙女的肉缝之中!
  「啊!」异物的突然插入,让小龙女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被一把利剑捅穿,
也似乎下体被一只锋利的锉刀狠狠的插了进来,整个人都要由于这一下裂开一般。
  澄阳就借着这一抛之力,将小龙女置于自己的胸口处,然后双手勾着她的膝
弯,让这个绝世美女在半空中不断的被自己奸淫抽插。
  「啊!大师!大师!好厉害!好厉害!啊!好痛苦……龙儿要死过去了!啊!
大师,不要再深了,龙儿要被你捅穿了!呜呜!龙儿要坏掉了,要死掉了!啊!」
突如其来的刺激的奸淫让小龙女有些语无伦次,巨大的痛苦和快感不断冲击着她
的理智。
  「哼!让你不回答老衲的问题,就让你见识见识老衲的厉害!别说你这个缺
乏床事的小龙女了,就是隔壁的骚货黄蓉都能被老衲奸到连亲爹是谁都不记得了,
难道你还能幸免?哈哈!」澄阳继续自己的大幅度的抽插,一边不停的摇动着屁
股,一边不断晃动臂弯中小龙女的身体。
  身材高挑,体形苗条的小龙女在这个已经进入暮年的老和尚的双臂之中,就
如同大号的玩具一般,任其蹂躏。只见大和尚的肉棒不断的刺入小龙女粉嫩的小
穴内,又不断的大幅度的抽出来,继而再次整根插入。就在这样反复的摩擦和插
入的过程中,小龙女本来有些干涸的小穴,不断的冒出晶莹的淫水出来,痛苦渐
渐被快感取代,高潮的感觉不断接近,也让小龙女彻底放下了那丝矜持。
  「大师!好舒服!龙儿,不痛了!龙儿,不痛了!再深一点,再深一点吧!
刺到龙儿的心里面,让龙儿好好舒服一下!龙儿好快乐,好开心!啊!」小龙女
一边皱着眉毛,一边淫荡的叫着。
  「嘿!你个骚货,果然一被插就和那黄蓉一样!哼哼!」澄阳继续猛烈的抽
插,同时他又问道:「骚货,你还没回答我呢!是老衲厉害,还是神雕大侠杨过
厉害啊?」
  「啊!当然……当然是大师厉害了,大师厉害!比……比过儿厉害多了!大
师的肉棒比过儿大,比过儿粗,也比过儿长!呜呜呜!大师好野蛮,龙儿要被大
师奸死过去了!大师,温柔些,温柔些,过儿很温柔的!啊!」小龙女也不知道
为什么竟然在这淫狱中被奸淫的完全放下了执着,竟然公然的说出了自己挚爱的
名字却同时被另一个陌生之人奸淫,却也丝毫没有羞耻的感觉。
  澄阳听到小龙女的奉承非但没有开心的夸奖,反而怒目大张,怒骂道:「你
这个淫妇,这样就让你放下挚爱了?就凭你也想逃离淫狱?你把你的相公忘了?
阿弥陀佛!你这个淫妇,你这个贱人!怎么对得起神雕大侠杨过!啊?老衲肏死
你这个贱人!」
  「大师!大师不要这么说!龙儿……呜呜……龙儿真的不行了,龙儿要死啦!
啊!龙儿不要!不要想了,龙儿好痛苦!呜呜呜!」小龙女本来挂在澄阳双肩上
的玉臂突然以用力狠狠的按住了大和尚的肩膀,让自己的胸部死死的压在澄阳的
胸口上。而随后,小龙女也死死的缠住了大和尚的身体。
  只是,小龙女痛苦的面容愈发扭曲,皱着的眉毛凝集着痛苦,本来抿住的嘴
唇不断张开叫出淫荡的话语。
  澄阳却完全不顾及小龙女的感受,继续说道:「我看你这个淫女就是一个天
生的贱货,就是喜欢被人肏,被人奸,一个人还不够,需要一群人,只有不断的
奸淫你,你才满足。你来这淫狱不是为了什么杨过,而是为了你自己!你是要别
人肏你,是要找一大群男人肏你,才自愿到这淫狱中来的,是不是?是不是?」
  「啊!不!不!不!龙儿是为了过儿!龙儿是为了过儿!龙儿不是淫妇,不
是荡货!龙儿是过儿的妻子!」小龙女闭着眼睛呼喊道,只是说着这样的话语的
时候,她粉嫩的脸颊上的春情却丝毫没有褪去。
  澄阳听了小龙女的话之后,一声大喝继续问道:「哼哼!你这淫妇,不但是
个荡货,还是个骗子,不但骗别人,还骗自己!分明就是为了能不断的达到高潮
才进这淫狱的!那杨过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家伙,断了一只手臂玩不得那许多花样,
还需要你坐在他身上才能享受床第之欢,竟然从来没有高潮过!你进这淫狱就是
为了体会高潮的感觉不是么?你说呀!是不是!就是为了能情形的体会高潮才自
愿到淫狱中让我们随意奸淫的?」
  「不!怎么会呢?啊!我爱……我爱过儿!只要能和过儿在一起!有没有做
爱都是一样的!更不……更不要说高潮了!呜呜呜!龙儿不要,龙儿不要!龙儿
可以不要高潮!呜呜呜!」小龙女继续辩解的说道。
  「好!你既然这么说了,老衲就不肏你了!你去一边呆着吧!」澄阳话音一
落,便将小龙女一下子从自己的怀中扔了出去。
  「啊!」小龙女一声惨叫之后就被澄阳狠狠的摔倒了台子上!
  澄阳也不去管她,只是自顾自的在一旁站着。
  只是,刚才马上就要高潮的时候,被这样无情的抛弃,这让小龙女无比难过。
这是何其熟悉的感觉,以前和杨过交合的时候,就经常如此,似乎马上就要到达
云端的时候,自己就被无情的抛落下来,如同吊在半空中的痛苦一般。此时的小
龙女就是这样的感觉,她的脑海中不断的涌现着生前和杨过做爱时的情景,自己
坐在杨过身上,不断的刺激着杨过的身体,用出了古墓派的功夫,就当自己要高
潮的时候,杨过的肉棒却软掉了。
  每每是这样的时候,小龙女都好像喊一句,「不要,再等等,再插进来,不
要!好难过!」
  只是,这个时候,小龙女真的喊出来了,「不要,再等等,再插进来,不要!
好难过!」
  「难过?难过什么?」澄阳站在小龙女的身边说道。
  而侧卧着在地上小龙女扭着头看着高高在上的澄阳,不甘的说道:「大师,
请大师再插进来,龙儿好难过!不要扔下龙儿!」
  「哼哼!你是求我肏你么?贱货?」澄阳鄙夷的看着脚下的美人。
  「是!大师!请成全了龙儿吧!」小龙女的小穴这个时候已经痒到了难以自
制的地步,她星眸半闭的样子透着无比的诱惑,却丝毫不能使这个大和尚再扑到
自己身上。
  不过,小龙女毕竟是美貌动人,现在又是一副美人求奸的样子,软软欲欲的
话语飘进澄阳的耳朵让这个大和尚怎么也压抑不住奸淫小龙女的欲望。
  「你这淫妇分明是想被人肏,还说自己不是为了被人肏才自愿到这淫狱中来,
我为什么要满足你这淫妇的要求?」大和尚指着小龙女的额头说道。
  小龙女听到这话立刻就哑口无言,她确实不是为了被人奸淫才进这淫狱中的,
但是为了出去,却要不断的要求别人奸淫自己以求得可以克服淫狱中的种种折磨
通过试练。小龙女不想委屈着认同大和尚的话语,而换来对方的奸淫,但是双腿
之间小穴之内的麻痒却怎么也克服不了。小龙女甚至已经偷偷的伸着手指去抚慰
自己的小穴了。
  「哼!你这个淫妇,你要看清自己的真面目,想被人奸淫就要说出来,说出
来又没有什么可耻的!嘿嘿,怎么样?小美人?」澄阳说着话的同时伸着手不断
的抚摸着小龙女雪白的脸颊。
  大和尚粗糙的手掌不断的在小龙女滑嫩的脸颊上游动着,而小龙女感觉着大
和尚粗糙的手掌,身体却愈发的炙热,她伸到两腿之间的手指滑动的越来越快,
不但用手指揉搓着自己的阴蒂同时还用手指不断抠挖自己的小穴。
  小龙女的动作根本瞒不了澄阳的眼睛,澄阳将那一切看在眼里也不点破,只
是继续鼓动的说道:「你在淫狱之中,就算再怎么样,杨过都不会知道,更何况
被我奸淫的感觉不好么?」
  小龙女抬着头看着这个白眉白须的老和尚,想着刚才被他抛到空中直接将肉
棒插入自己身体时的感觉,和被对方抱着奸淫的快感,更加渴望对方能够继续奸
淫自己。
  (我的脑子里都是什么啊!为什么我这么想被这个老和尚奸淫?难道我真的
这么淫荡?不是的,我是为了能够脱离淫狱才这样的。只要能脱离淫狱,被别人
奸淫又算什么呢?就算是淫荡也没有什么!)
  小龙女刚刚放下心思,就说道:「大师!龙儿是个淫荡的淫妇,请你奸淫龙
儿吧?」
  澄阳听了这话也不继续说别的,只是挺着自己的肉棒送到小龙女的唇边,说
道:「既然这样,淫妇就好好尝尝自己淫水的味道吧!不好好舔,我可是不会肏
你的哦!」
  小龙女没有丝毫犹豫就将嘴巴凑上去开始给大和尚口交起来。
  「你也不要闲着,继续用自己的小手,抠自己的骚屄吧!淫妇就要有淫妇的
样子。你自己不也很喜欢这样么?」澄阳继续鼓动小龙女,让她变的更加淫荡。
  「呜呜呜!」小龙女的嘴巴被大和尚的肉棒撑的鼓鼓的,因为肉棒又粗又长,
让小龙女喘息变的很困难,但是听到澄阳的话,她还是很努力的去做出回复,也
很听话的用自己的手指不断的玩弄自己的私处。
  澄阳一边笑着享受小龙女的侍奉,一边对小龙女说道:「对,就是这样,手
指动的快点!插的深点!舌头也不要停!味道很骚吧?所以,说你是个骚货嘛,
你看看!我都没有玩弄你,你的骚屄里面涌出那么多水,所以你是个淫妇。」
  小龙女听到这话已经不再皱眉头了,只是很平静的认同了大和尚的话。
  (真的是这样,这肉棒上我的淫水真骚啊!比赵志敬的尿还要骚!我的小穴
里面也流出好多的淫水,没有男人玩弄,我怎么也流出这么多淫水,我也真的真
的好淫荡啊!)
  「你这骚货嘴巴可真笨,人家黄蓉给老衲口交,老衲都忍不住射到她的嘴里,
你看看你,舔了半天老衲一点想射的感觉都没有!」澄阳的话一说完,鸡巴就是
一翘就将肉棒从小龙女的嘴里面抽了出来。
  小龙女一看嘴中的肉棒一下子跑了,那种熏的自己欲昏欲醉的感觉一下子就
没了,她一下子就伸着头继续追着那只肉棒舔弄。
  澄阳似乎很喜欢这样的游戏,他不断的控制着自己的肉棒,不断的逃离小龙
女的嘴巴,而小龙女也一直锲而不舍的追逐着眼前的这根粗长的肉棒。
  「哈哈!如果神雕大侠杨过看到自己的妻子竟然是这个样子,真不知道他会
怎么想,会不会一下子气的死了?哦,不对,他已经死了,呵呵,应该是被气的
活过来。小龙女呀,你这算是谋杀亲夫呢?还是舍身救夫呢?」
  「大师!大师给龙儿吧,龙儿好想!」小龙女沉迷在如同鱼儿追逐鱼饵的游
戏里,但是更加渴望能被这个肉棒奸淫。
  澄阳见玩弄的也差不多了,自己也实在要忍耐不住就将小龙女一下子扑到,
压着小龙女软弱的娇躯就要大干特干。
  「大师!大师!你好厉害!啊!还没有插进来,龙儿好像就要死了一样!」
小龙女张着嘴困难的呼吸着,似乎随时都要窒息一般。
  澄阳没有理会淫妇的娇喘,也不用手去扶,那跟肉棒径直就被他插进小龙女
的肉穴之中。
  饱满充实的感觉一下子传到小龙女的脑海中,她的一双玉手一下子就勾住了
大和尚的脖子,半闭着眼睛,就对着澄阳的嘴巴问了过去。
  两唇相接一阵阵湿糯,澄阳的舌头顶进小龙女的小嘴,不断的用自己的舌头
去挑逗小龙女的舌头。而澄阳的抽插一下子就达到一个很强的程度。噼噼啪啪的
肉体激荡的声音响彻在高台之上同时混合这小龙女的诱人的娇喘声以及澄阳的粗
重的呼吸声编织出令人血脉喷张的淫荡画面。
  澄阳的白须不断的扫在小龙女如同天鹅般优美的脖颈上,小龙女不断用细长
的双腿环住澄阳明显已经老迈的腰肢上,粗长的肉棒不断插入小龙女如同雪蚌一
般的小穴,带出晶莹的淫水,小龙女两只玉乳不断的在两只大手中变换着形状,
小龙女看着瘦弱的双臂支撑着男人的身体,让他保持平衡得以不断的奸淫自己。
  一切的一切看着那么矛盾,却又自然。
  「大师!龙儿!龙儿!龙儿要来了!呜呜呜!龙儿好舒服!龙儿要高潮了!」
小龙女不再和澄阳接吻,她明显感觉自己的高潮马上就要来了。
  「淫妇,叫床就要有个叫床的样子。说自己要被肏死了,要被我肏死了!叫
的越骚高潮就越猛烈!」澄阳在小龙女的耳边鼓动着,一边说一边用嘴巴叼住小
龙女的耳垂不断的吮吸。
  「啊!龙儿要被大师肏死了……啊!大师的肉棒好厉害,要把龙儿插死了。
龙儿要飞起来了。龙儿好骚,好骚!龙儿被大师干的已经快不行了……呜呜呜!
来了,来了,来了……啊!」小龙女大叫一声,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似乎那高潮
的感觉要把她撕裂一般,但是,那双无神的眸子却散发出舒爽的感觉。
  「唔!老衲也要射了!唔!唔!呀!」澄阳突然怒吼一声,将肉棒从小龙女
的身体中抽离出来,然后一跃而上跨在小龙女的脸颊上,澄阳的大手不断的在自
己的肉棒揉搓着。
  终于,一大股精液如同子弹一样射到了小龙女的脸颊之上,而一股之后紧接
着又是好几股。小龙女绝美的容颜,转眼就被澄阳的精液覆盖了整整一层。
  而着还不算结束,澄阳用自己的手指不断在小龙女的脸颊上抚弄着,将她脸
上的精液都抹到小龙女的嘴里。
  「吃下去!淫妇最好的保养品,就是我们男人的精液了。」澄阳说道。
  正在享受着高潮感觉的小龙女丝毫不拒绝澄阳的玩弄,她长着嘴巴任由澄阳
将精液弄到自己嘴里,然后囫囵的吞进肚子里。
  可是,这还不算,澄阳见精液差不多都落尽小龙女的嘴里,哈哈一笑,一只
肉棒对着小龙女的嘴巴,就尿了起来。
  尿液特有的腥臊一下子就充满了小龙女的口腔和鼻腔,她以为自己会拒绝,
会反抗,可是当尿液不断的流进自己的嘴里,小龙女竟然下意识的就喝了下去,
而尿液的加入,让那些粘稠的精液不再那么难以下咽,竟然还略略感激起那个正
在凌辱自己的大和尚了。
  当尿液不再飞溅而下,小龙女觉得自己身上的压力一下子消失了,当她睁开
眼睛,澄阳已经不见了踪影。
  小龙女回味着刚才那腐人心智的高潮感心中充满了奇怪的情感。而她的手指
再次伸到了自己的双腿间。
  小龙女灵活的活动着自己的手指,脑海中是澄阳刚才凌辱自己的画面,让自
己舔他的肉棒,让自己和他接吻,用肉棒奸淫自己的小穴,还将精液射了她一脸,
更在自己的嘴里撒了一泡尿。
  脑海中的画面不断的重复着,不变的是小龙女一直是被动的接受着男人的奸
淫和凌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