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婚之前的一次别离
她说快要结婚了,想再跟我见一面道别
其实大家心知肚明,道别是假,操逼是真。
晚上见了面我们去了秦淮河,我说她真有烟花女子的感觉。下了地铁我建议共享单车或者打车,被他拒绝,原因是因为被我打的屁股痛。我只得陪她走回酒店,我们挽在一起,也许在其他人看来,真的像对情侣,但我们却是肉体的朋友。买了避孕药,便回了酒店。打开房门,迫不及待,我脱去了她的衣服。作为补偿,我把她的每一寸皮肤都抚摸一遍,把我的脸深深埋在她的双腿间,用我的舌探索着她那微咸的幽洞。我发出刺溜刺溜的声音,她扭动着腰肢想要逃离,我从床单的张力上感受出她欲望的力量。我紧紧地向下拉着她的腰,把舌头更深入了。鼻子则不断摩擦着那颗小珠。床单湿下一片,我不知道是我的口水,还是她的淫液。用手均匀地将它涂抹开,我脱下内裤,她很明白地抓起已经硬的不行的鸡巴,一口吞入,用嘴唇紧紧箍着它。她近乎疯狂着前后滑动,鸡巴的下部在柔软的舌上前行。她旋转着头,用唇感受着血脉喷张的鸡巴上的脉络,好像能赐予她快乐的神物一般,顶礼膜拜。她灵巧的舌在鸡巴的下边游走着,嘴唇在柱身上摩擦着,由吞,到含,再用嘴唇里面的肉抚摸着龟头。我能感觉到龟头的末端流出了液体,而这液体恰成了下一次销魂的润滑剂。她用手指将它涂抹开,用指尖在龟头之上滑动,脸则摩擦着柱身。我再也仍受不住,一把抓住她的腿,分开,对准,一次到底。我并没有忙着抽插,而是紧紧地插入底部,我抱着她,死死的,她的胸挤压在我的胸下,我绕过她的身体紧紧扣着,她的手和腿也一样。我静止着用力向下,亲吻着她,舔着她。我说,够深么,感受到了么。她说好大。我默默开始抽插,每次到底时,便静态往下再用力,我律动着腰,她则呻吟不断。我说,最后一次了,好么宝贝,你要结婚了,我祝福你,错过你是我的损失。她不说话,我看到她眼角有泪。我吻过去,咸的。我更用力着抽插着。

  大概是我不想看她哭着的脸,我将她转过身,趁着淫水,导入。她自己动着,她说太深了,想要尿,我说宝贝那算了,我便停止。谁知她又一把抓住我的鸡巴往里送。第二次插入时,又是一阵叫,而后身体下沉到床面。我说不行就换个姿势。她说不,你的我都要。于是又弓起了腰。大概是太深入,她根本受不了,换做平时,我也许会以此为乐趣,并且恶作剧地加快速度,或者让她穿上高跟鞋。但是我不想这样。也许真的最后一次了吧。我不知道该为失去这么个炮友而惋惜,还是为撇清这么一段关系而高兴。不算缓慢,但也不算激烈,但却很用力道。我次次见底,而后又停留,感受着她小穴的吸力。那种被嫩肉包裹的感觉不言自明。我看到嫩肉在我抽出时带出,插入时又还原。我听到那夹杂着爽和痛苦的呻吟。我依旧大力着。

  突然,电话震了,她并没管它,我看到那是她的未婚夫,那名字,她提到过。手机灭了。手机又亮起,依旧是那个名字。往返三次。“接吧”我看着她。“嗯”。我知道电影的情节,男主角在这时要猛烈抽插,女主则要压抑着呻吟,甚至撒出赶公交所以用跑的谎言。但我并不想害了一个女孩的未来。我在她体内,大概五六秒抽插一次,趴在她胸前,听着他们的对话。毫无感情的语言。可大多数人以后的婚姻不就是这样么。我不知道那种冷冰冰的想念有什么说服力,她流程性的回答着对方的关心。谈到他出差回来后装修房子。“嗯,就这样吧,注意安全”。她按下红键,将电话扔在一边。我加快速度,在最底时,深深地射在她体内。很久没分开。

  “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就这样吧”。“嗯”。“要好好的”,“好”。我抱着她,一直到第二天太阳晒在脸上。

  后来又推迟了一天走,去燕子矶、栖霞寺、博物馆游玩,去坐码头轮渡,去吃南京大牌档。古X都这么贵,所以便订了一家连锁。自然没再做,但又被口了一次。可是,那晚那么激烈,以至于存货已出,它都没硬起来的打算了。

字数:257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