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里的透明的我

  那天早上跟平时一样,听见体操广播的前奏,我们寝室里的4个人都同时爬下床。

  他娘的,每天都像叫魂似的。我一边穿鞋一边抱怨,二胖,昨天新出的那几部A片,下好了吗。二胖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抓着屁股缝钻进了厕所。

  完全没有回答我的意思。

  二胖你整天吃这么多,小心哪天拉脱肛。我对着厕所咒骂了一句。二胖还是没有回我话,开着门只顾拉屎。大便的味道顺着早晨清新的空气,一起飘进了寝室。

  我考,二胖,你上厕所又不关门找死啊!眼镜扯着尖嗓子,对着二胖吼道。二胖嘿嘿一笑:哈哈,给你们醒醒瞌睡,还不好啊。说完砰的一声把门合上了。

  我拿起牙刷走到洗漱台刚要漱口,我们寝室的另一位,岗子就走过来一把把我挤开了,还奇怪的看了看我,像不认识我似的。

  干,你有病啊。没见过你大爷啊。我瞪了岗子一眼,有点生气,感觉今天所有人都有点怪怪的。

  我也没心情洗脸刷牙了。本想叫上眼镜一起先到食堂啃两个包子,才发现他人已经先走了。

  他娘的,竟然又不叫上我就先走了。我急急忙忙地冲出寝室,刚没走几步。

  就被人从后面用力地撞了一下,顿时来了个狗吃屎。那人也被撞倒在了地上。我心中气急败坏,想冲上去揍他一顿。还没等我爬起来,那人就显出一脸的惊恐,嘴里还在不停地念着:撞鬼了,撞鬼了……你他娘的才是鬼,你找抽是吧。

  我从地上爬起来,想上去跟他干一架,那人还没等我过去,就连滚带爬地跑远了,那速度估计刘翔见了,都会惊得把下巴掉下来。

  这跑得也太夸张了吧,难道是被我吓跑的?我的形象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威猛了?我悻悻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决定一会儿到食堂门口的落地窗前,仔细照照。

  我们的宿舍离食堂很近,为了避免早操过后打饭排队,我和室友通常都是先吃了早饭再匆匆忙忙地跑去操场。

  隔着老远,我就看见眼镜挨着食堂外面玻璃的位置上坐着。一边喝着稀饭,一边啃着着一个大菜包子。厚重的眼镜都滑在鼻翼上方了。

  这时刚过7点,和煦的阳光照在食堂外面的落地玻璃上,能映出来来往往的人群。我正好过去好好照照自己的形象。

  来到眼镜的玻璃窗外面,我正想跟他打个招呼,话在嘴里刚要说出口,我整个人就完全傻了。不是因为眼镜的眼镜掉进稀饭里了,而是玻璃的倒影上只有一盆死气沉沉的铁树。而上面却找不到我半点的影子。我回过头看了看,确定自己后面有一盆铁树,而我就站在铁树的面前,再次回头看玻璃,继续傻眼了,仍然没有我。我变成透明的了?我绕到了铁树的后面,仔细看玻璃,上面只有那盆铁树还是没有我。

  我走过去用手仔细地摸了摸落地玻璃窗,确定这是我每次进食堂都会看到的那块玻璃,而从指间传来冰凉的触感,让我知道这不是在做梦。

  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一些事情。难道我真的看不见了,不会的,或许是因为光的折射出现了问题,应该是一种自然现象吧,难道是大卫科波菲尔今天空降到我们学校,给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我自我安慰地想。

  我用手拍了拍玻璃窗,希望眼镜能注意到我。果然眼镜回头向我这边望着,像是才发现我,还举起手里的半个菜包子向我挥了挥。我激动得也向他挥了挥手,虽然觉得这样有点傻。但是总算松了一口气。

  我向食堂门口走去,正巧碰上岗子和二胖两个从寝室出来,我跟他们打招呼,两人像没看见我似地有说有笑地来到了眼镜那桌。原来眼镜刚才是在跟他们打挥手。

  我呆呆地站在食堂门口,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又被一个人撞到在地。才迷迷糊糊地爬起来,疯了似地冲向寝室,打开门,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块巴掌大的镜子。

  我闭上眼把镜子对着我的脸,脑海里突然冒出《大话西游》里,至尊宝从照妖镜里看见自己变成了一只猴子的场景,我突然有点了解他当时的那种心情了。

  睁开眼睛,我此时的心情比当时的至尊宝更低落。他至少在镜子里看见了一个齐天大圣,我在镜子里只看见了身后二胖悬吊在床下面的内裤,透过镜子还能明显地看见胯裆部有黄白液体干涸的痕迹。

  我不甘心地跑到过道中心对着来往的人群大声喊道:我中500万了——今天每个跟我打招呼的人,一人发100元!没人理我,更确切的说是没人看得见我,听得到我的话。

  我彻底失望了,回到寝室就摊在了床上。用被子捂着头,希望这只是一个噩梦,等梦醒了,一切又会恢复到原来的轨迹。

  迷迷糊糊间,我竟然睡着了。直到听到一阵钥匙开门的声音,我才醒过来。

  是眼镜他们做完操回来了,我抱着一线希望地喊了他们几声,结果可想而知。眼镜回到寝室就拿起MP4躺在床上看起了小说。二胖嘴里叼着根油条,正津津有味地嚼着。岗子打开了电脑,开始玩CF。看着他们原本就在眼前,我却有种咫尺天涯的感觉。

  我下了床拿出一张纸,用笔在上面写了莫小菲在此5个黑桃一样大的字。

  然后拿着纸在二胖的眼前晃了几下,他竟然还是当我不存在,包括我手上的纸,我又把纸贴在岗子的电脑屏幕上,他仍然若无其事地玩着CF。玩游戏时那副装B样儿,就像在现实中开了透视挂一样。我无语,发现只要是我想证明我存在过的东西,他们大概都是看不见的了。

  如果我碰下他们,又会怎么样。我想起早上那个撞到我后像见鬼一样跑了的人。这说明他们虽然看不见我,听不到我说话,但还是能触摸到我的。我心里不禁有了一丝希望。

  我走到二胖身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果然回过头望向我这里,没有看见人后,奇怪地摸了摸脑袋。然后又继续吃手里的油条。我心中一喜,然后又失落起来,即便他们能感觉到我又怎么样,难道他们能和一个看不见的聋哑人交流,不把我当鬼就算好的了。

  难道他们从早到现在还没有发现我已经不在了吗?我们昨晚还一起玩过dota,一起讨论过日本女优的呀!还是他们的世界里我从来都没出现过。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笼罩着我!我感到全身发冷,我真的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包括我曾经生活过的痕迹。或者我掉进了和我原来那个世界相同的平行空间,只是这里从来没有出现过我。他们看不见我,也听不见我说话。对这个世界来说,我就像一个幽灵。

  我叫莫小菲,今年19岁,是个上大二的学生。平时的兴趣就是和岗子玩玩CF,和眼镜讨论下小说,和二胖一起看看A片。不过现在这些统统都离我远去了。就在三天前,当我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发现我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人们不再记得有个叫莫小菲的人,也看不到我,听不到我说话。他们能摸到我,但也只会把我当成鬼。我成了这个世界上的隐形人。你也许会以为这是一部科幻小说或是一部玄幻小说里才会有的情节,其实统统都不是,这只是我新人生的一个开始。

  在这三天里,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寝室,除了心里的孤独感和恐惧感外,还有个原因就是:一个透明人在外面行走毕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比如人们看不见你,如果你稍不留心的话,就会被别人撞倒,在操场边会被飞来的篮球砸中,在路边的椅子上坐着会被人当成空气坐下来,即便在厕所里拉屎也会被人抢去蹲位。这些都是很无奈的事情。

  但是三天过后,我逐渐适应了这新的生活,最后发现做一个透明人也是件很不错的事。许多你原本不能去的地方也可以去了,比如说女生宿舍。

  其实我还是个处男,因为性格比较内向,平时跟女生几乎没有交集,对女生的身体一直都很好奇。曾经交过一个女朋友,但也只限于碰碰手的地步,一月后被就那个女生给甩了。她告诉我分手的原因是,我太老实了,太纯洁了,纯洁得她都不忍心伤害我。我还能说什么呢,其实我心里也是很想要的,但是我太害羞了,毕竟第一次恋爱也不知道该怎么做。而我是她的第4个男朋友,她找我只是想换换口味而已,没想到的我这么没劲。

  第四天的夜晚,我来到了女生宿舍的楼下,已经过了10点,宿舍楼进出的女生已经很少了。第一次去女生宿舍楼还是比较紧张的,虽然人们看不见我,但是在我的眼里,感觉跟以前没什么两样。

  守门的是个50岁左右的妇女,长了一身发福的肥肉,我知道女生都在背后叫她猪姨 .她此时正在跟一个男生争辩着什么,大概是这个男生想进去找某个人被猪姨拦下来了。

  我来到他们旁边,看着一脸窘相的男生。哈哈大笑了几声,从猪姨身边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嘴里哼哼哈哈地唱着歌,反正我说话别人也是听不见的。

  来到过道里,看着在我身边穿梭的各种各样的女生,我无比兴奋,因为是夏天,许多女生只穿了一件大裤衩和小吊带或者小背心。各种各样的胸部或大或小,有些直接没有穿胸罩,能看到胸前的两个凸起。我突然有种被幸福围绕的感觉,这一切都是属于我的。这不是在做梦吧。我几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突然我眼前一亮,看见一个人从宿舍楼门口走进来。竟然是我们的英语老师薛采洁。这才想起她也是住女生宿舍的,她今年24岁,毕业后就选择了留校。

  也许是为了节省开支,所以也住在了女生宿舍。

  我们男生一致认为她长得很漂亮很清纯,1米62的个子披肩的短发加上小巧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肌肤,并且常对每个人笑,笑的时候露出标准的8颗牙齿。

  每个男生看见她都像见到了邻家的大姐姐。

  这时她穿着一件红色格子的短袖衬衣。上衣敞开了几颗扣子,能看见里面穿的是件白色抹胸吊带。她下身穿的是一条很紧的七分裤,把她的屁股线条裹得很翘很紧,如果后背式的话应该很爽。我邪恶地想着,鸡巴不自觉地翘了起来。

  她一边小声的讲着电话,一边向寝室走去。我则跟在她后面,一边手淫一边打量她的臀部。知道吗,在女生的眼皮地下手淫是一件多么让人兴奋的事情,而且是在这么多的女生眼皮下面。我终于明白现在为什么有这么多电车之狼了。

  我跟着她进了寝室,发现整个布置很简单整洁,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有书桌上放着一台开着的笔记本电脑,但很快我就被阳台上嗮的一些内衣吸引了。

  上面有一条粉色半透明的蕾丝边小内裤,和一个同样款式的粉色胸罩。娘的,穿这么性感的内衣,这不是诱人犯罪吗。我回头看了看薛采洁,看见她正坐在床上专心打电话。于是我把脸埋进了那件粉色内裤里,鼻子使劲地吸了吸,希望能闻到什么奇特的味道。

  考,我很失望的把脸拿开,你上面只有一股清新的洗衣粉留下的气味,看来女生都是很爱干净的。

  我在寝室逛了几圈,觉得挺无聊的,就坐在了薛采洁的旁边,听她打电话。

  隐隐约约能听见对方是个男人,但是我们都从来没听说过她有男朋友的事。我一下来了精神,悄悄把耳朵凑近听筒的另一边。

  都这么晚了,星期5晚上行不行,我明天还有课。薛采洁有点央求地对电话那头说。

  不行,现在就必须出来,马上!电话那头的男人估计有点不耐烦了。

  好吧,在哪里?薛采洁脸上显得很无奈,问道。

  学校后门,我在车上等你。那男人说完就挂了电话。

  这么晚还要出去干什么,那个男人又是谁?我脑子里充满了问号,于是打算跟薛采洁出去看个究竟。

  薛采洁出门前还对着镜子稍微整理了一下。来到宿舍门口时,猪姨看似很热情地跟薛采洁打招呼:哟,薛老师,这么晚还出去啊?薛采洁没心情跟她耽搁,随意地说:是的,出去办点事。说完就离开了。

  猪姨这时露出了满脸的鄙夷,嘴里还小声嘀咕道:骚娘们,装什么清纯,让万人干的货。声音虽小,但全部都被我听见了,我有些生气,薛采洁也是你这样的货能骂的。于是在她路过时,伸出了一只脚,让她跌了个滚葫芦。还没等她爬起来,我就向薛采洁追去了。

  我们学校一共有3个大门,电话里男子所说的后门因为靠着一条老街,所以平时很少有人往这边进出。

  我跟着薛采洁出来的时候,学校里已经看不到几个人了。出了后门,街上只有一盏老旧的路灯发出昏黄的光芒。因为是条老街,商业并不繁荣,唯一的几家店铺门也早早的关了门。虽然在盛夏,这条街也显得格外的冷清。

  我跟着薛采洁在一个居民楼的阴影里发现了一辆奥迪TT。车熄了火也没开灯,看不见里面的情形。但是薛采洁却径直向这辆车走去。看来电话里面的那个男子应该就在这辆车里了。

  离车还有几步的时候,副驾驶的车门就被人打开了,薛采洁很紧张地左右望了望,看没人注意后,快速地钻了进去。

  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觉定先暂时在车外面看下情况再说。我靠近车窗,里面有点黑,但还是能隐隐约约看到车里只有薛采洁和那个男人。于是我做了个很大胆的决定,我打开了后车门,露出了个只容我进去的小缝,然后迅速地窜到了后座上。此时我正好坐在男子的后面。

  咦,车门怎么开了?男子一脸狐疑,叫薛采洁把门关上,确定周围没有人后,才放下心来。

  从声音上判断,这个男子年纪并不大,估计也就20出头的样子。这人会是薛采洁的男朋友吗?

  这么晚了,你叫我出来干嘛?薛采洁显得有点不耐烦。

  嘿嘿,想你了呗。男子听了也不生气,还作势要去搂薛采洁。

  因为我离他们很近,所以他们的任何动作我都能清楚地看见。

  薛采洁用手阻止了男子的亲近,有点生气的道:郭小峰,这里是学校。你不怕被人看见吗。郭小峰,我惊呆了。这人竟然是他。要说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就属这个人了。几乎学校里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因为这个学校的大股东之一就是郭小峰的父亲,这个区有三分之一的楼盘都是郭小峰的父亲开发的。并且听说他父亲的后台也很硬,有个亲戚是中央的某部长。郭小峰在学校里,从来不去上课,如果哪天在学校里看见郭小峰,那他一定不是来上课的,一定又是来找新女朋友的。

  现在的女大学生都很势力,主动献身郭小峰这种富二代的也多不胜数。但是我万万没想到一向看似清纯的英语老师薛采洁也……我脑袋一下乱了,感到这个世界真他娘的混蛋。

  郭小峰见薛采洁很抗拒,嘲讽地道:我倒无所谓,我看怕的人是你吧。 薛采洁的脸一下变得很难堪。

  郭小峰大概也不想把气氛搞僵,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想什么。说完,从衣服里摸出一张卡,递到薛采洁的面前,这是这三个月的交往费,里面有三万。

  薛采洁没有立刻接住,看得出她心里还是蛮挣扎的。郭小峰看薛采洁迟迟没有伸手,便主动塞进了薛采洁随身带来的包里。然后努力装出一副很诚恳的语气说:

  宝贝,我今天真的好想你。见薛采洁没有太拒绝,便伸出一只手揽住薛采洁瘦小的肩膀。

  郭小峰把嘴凑近薛采洁的脸,薛采洁先是一闪。郭小峰用另一只手把她的脸扳过来,开始喘着粗气对着她说:你知道吗?我好喜欢你身上的味道,不像其他女人身上,带着一股子骚味。说完用力吸允起薛采洁的嘴巴。手顺势解开了她衬衣的纽扣。薛采洁一动不动,也不说话任由郭小峰的侵犯。

  虽然我很痛恨薛采洁的堕落行为,但这种现场直播还是第一次见,忍不住爬在郭小峰的椅子上,想把整个过程都看得一清二楚。

  郭小峰先是伸出大舌头在薛采洁的脸上,耳垂,脖子上来回舔舐。看得出来郭小峰玩过很多女人,对人的敏感部位很是了解。不一会儿,薛采洁原本紧绷的脸也舒展了,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

  郭小峰帮薛采洁脱掉了衬衣,露出了里面白色的小吊带。薛采洁的肌肤异常的白皙,尤其在黑漆漆的夜里,更加的明显。我几次都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一摸。

  郭小峰迫不及待地直接从吊带的上方把手伸了进去,抓捏起薛采洁的乳房。

  另一只手绕到薛采洁的背部,熟练地解开了胸罩。他也不去掉薛采洁的吊带,直接把衣服和胸罩拉到乳房上面。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薛采洁的胸部,不是很大但很挺,属于竹笋型的。

  真他娘的过瘾啊,我的鸡巴已经硬得不行了。估计郭小峰的也是。果然揉了一会儿薛采洁的奶子,就要去脱她的裤子。

  这时薛采洁拉出他的手说:今天不行,我来例假了。郭小峰本来正在兴头上,听到这话很扫兴,脾气也变得急躁起来:考,既然这样那就用嘴吧。 也不管薛采洁愿不愿意,一只手抓住薛采洁的头发就往下压,一只手解开了裤子,露出了一个勃起的鸡巴。

  郭小峰你干嘛,你弄疼我了。薛采洁双手抓住郭小峰的手挣扎道。

  他娘的,老子给你这么多钱,以为白给了啊,快点给老子弄,不然我喊我爸搞死你全家。郭小峰有点气急败坏,逐渐凶相毕露起来。

  薛采洁听了郭小峰的话,大该是被吓唬到了力气一下小了很多,身子被郭小峰半推半就的压了下去。

  为了看得清楚,我赶忙绕到薛采洁这边。这场面太刺激了,让我兽血不断沸腾,脱掉裤子也开始打起飞机。

  开始薛采洁还不太愿意给郭小峰口交。郭小峰勃起的龟头在薛采洁的脸上滑了好一会儿。最后郭小峰又说了一些狠话,薛采洁才勉强张开嘴,很明显薛采洁第一次用嘴巴让郭小峰搞,所以动作显得很不熟练。后来郭小峰直接抓着薛采洁地头上下耸动。好几次我都看到郭小峰把整个鸡巴都塞进了薛采洁的嘴里,他的鸡巴虽然不大,但完全塞进嘴里,我想薛采洁肯定也是很不好受的。

  郭小峰靠在椅子上,一副被弄得很爽的样子。而从薛采洁的喉咙里发出的干呕声,不仅没有让我对她产生同情,反而希望她被郭小峰干得更厉害一些。虽然我对这种想法也感到害怕,但这情形就像鸦片一样深深地吸引着我看下去。

  薛采洁双手撑在郭小峰的腿上,嘴里发出呜呜声,显得很痛苦。不一会儿郭小峰就忍不住要射了,他急忙抓起薛采洁的头,薛采洁大口呼吸着空气,来不及闪避。几股精液立即喷到了她的脸上和嘴里。

  薛采洁不太习惯精液的味道,忍不住干呕了几下。然后从包里拿出湿巾,开始清理脸上的精液。郭小峰拿出只烟点上,看着忙碌的薛采洁嘿嘿笑了几声,说道:星期6晚上,我来接你,带你去个好地方。薛采洁没有立马回答,穿上衣服后才说:已经很晚了,我要先回去了。说完不理郭小峰,就打开了车门,准备下车。

  郭小峰抓住薛采洁的手说道:宝贝,这么快就走了啊,我还有好多话要对你说喔--放手!会被被人看见的。薛采洁想甩开郭小峰的手。可惜她的力气太小了。

  哈哈,今天就放了你,记得星期6的晚上7点我还是在这里来接你。哦,对了,上次送你的笔记本电脑还好用吗?里面的东西喜欢吗。嘿嘿……郭小峰坏笑着松开了薛采洁的手。

  趁他们谈话,我打开门下了车。清凉的夜风让我的脑子清醒了一些。我看见薛采洁下了车后,就低着头匆匆地向学校宿舍楼走去。不知怎么的我打算继续跟下去。

  跟着薛采洁回到宿舍,她就脱掉外衣,钻进厕所开始拼命地刷牙。过了很久,薛采洁才出来,她的脸上挂着泪珠,小鼻子红红的,嘴角边还有没清理干净的牙膏泡沫,就这样躺在床上,小声哭泣起来。

  看着这一幕,我的心也揪了一下,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嘟嘟……床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薛采洁拿起电话看了看来电,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才接通电话,说道:妈,这么晚了还打电话,有什么事吗?啊!小弟又进医院了,好的,你不要担心,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哦,那好钱的事你不用担心,我这里还有3万块钱,明天就打过来。放心好了妈,这些都是学校的补贴,还有兼职赚来的一些钱,你们只管把小弟的病治好就可以了,我在外面辛苦点没什么的,大不了再多兼几份职业。我会好好注意身体的,你们也是。……我听不下去了,没想到薛采洁跟郭小峰交往不是为了钱,只是为了给她弟弟治病,这个反差太大了。让我弱小的心灵有些承受不住了。干他娘的,到底什么才是真的!看着薛采洁还努力地安慰着母亲,我心头难受得快要呕吐了。

  薛采洁挂完电话,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就洗漱睡下了。也许是将才的事情耗费了她太多的心力,很快就睡着了,响起了均匀的鼾声。

  我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心情也很复杂。打算今晚就在这里过一夜。可是现在也睡不着,特别是将才的事情对我的刺激太大了。

  抬头看见桌上那台笔记本电脑还开着,估计是薛采洁太累了,忘记了关机。

  我突然想到这应该就是郭小峰送她的那台。还是苹果的air,看来郭小峰在她身上下的财力也不小啊。

  我把系统声音调成静音,无聊地翻看着里面的内容。突然发现了一个文件夹里面有很多张照片,内容竟然是她和郭小峰的。而且大部分都是床照。照片是在一个房间里面拍的,从摆设来看应该是在一家高级酒店。拍照的应该是郭小峰,照片里薛采洁很害羞,大部分都捂住了脸.

  我还是第一次这么清晰的看见薛采洁的身体,将才她都是在厕所里换好了衣服才出来,再加上也没心情,所以也没怎么注意她。这时我的心情恢复了很多,大鸡巴不自觉又硬起来了。

  从照片里面来看,薛采洁的乳头是粉红色的很小,像少女的一般,没受刺激之前,竟然是凹进去的。可惜没有她下面部分的照片。从将才薛采洁的激烈反应来看,应该还没到能随意拍的地步。

  电脑里除了薛采洁的部分裸照外还有郭小峰跟其他女生拍的性爱视频。里面竟然有几个我们学校的系花,真是堕落啊。看来郭小峰也和冠希哥一样的风骚。

  我的鸡巴现在真的是硬得不行,于是来到薛采洁的床前。此时薛采洁侧躺着,脸上犹自挂着未干的泪痕,显得楚楚可怜。考,下面涨得快爆了,只有不停地用手套弄。

  粉色的睡裙,没有很好的盖住薛采洁修长的美腿。从下往上能看到一点点裆部。不出所料,也是一条粉红色的内裤,看来薛采洁是个粉红控。

  我不敢,也不太忍心现在就去碰她。妈的,只好看着郭小峰和系花的精彩表演,草草地射了出来。

  临睡前我帮她擦干了泪痕,并偷偷地吻了下她。粉红的嘴唇很柔,暖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