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刘丽君的家庭生活
刘丽君的丈夫杨伟因为一桩经济案从处长的岗位上退了下来,赋闲在家已经半年多了,原来的靠山也在政治运动中被拉下马,东山再起已没什么希望,他也渐渐习惯了「家庭妇男」的角色。

  与他正相反,刘丽君长着性感的魔鬼身材,妖艳迷人,平时总是喜欢摆出一副高高在上很傲慢的样子。这两年混的风生水起,当上了公司的总经理,三十出头的她看上去越来越年轻。虽然是个生过小孩的少妇,但是身材保持的很好,前凸后翘,一副瓜子脸,说话嗲声嗲气地,骚劲十足,皮肤更是滑嫩得很。在公司里,她对下属非常严厉,下属都很惧怕她。在家里,她丈夫也早已被她驯服得服服贴贴,成为服侍她的家奴了。

  刘丽君昨晚接到一个男人来电话叫她出去以后,就去外面不知跟什么男人鬼混了一个晚上,直到早上才回到家里。杨伟从老婆的行动和说话口气中,估计老婆好像很怕那个男人。每次那个男人一来电话,老婆总是有意无意的脱下脚上的高跟拖鞋,光着一双妖妖娆娆的赤脚跪在地板上接听,直到断线才敢爬起来。

  讲话时娇滴滴地,一副十足的奴颜婢膝的样子在向那男人献媚。每次那男人叫她出去,她都会马上化好妆,穿上最性感最漂亮的衣服和鞋子匆匆出去。有一次半夜,刘丽君正叫丈夫给自己舔阴,舔得正爽,那男人电话一来,她只好乖乖穿上衣服出去和那男人鬼混。

  早上一大早,刘丽君和公司的财务经理苏娜一起从外面回到家里,两人身上都只穿着一件透明的吊带超短裙,里面什么也没穿,乳房和阴部清晰可见,脚上的高跟性感凉拖鞋也掉了,只见刘丽君和苏娜都光着脚,样子很是狼狈,像刚刚被人打骂过一样。杨伟低着头不敢看老婆和苏娜的下贱样子。苏娜一进门就到房间里换衣服去了。

  「丽君,你回来了,快坐。」杨伟连忙泡好茶水,端到老婆面前。

  「嗯。」刘丽君从鼻子里冷冷的哼了一声,算是给丈夫打了招呼。

  刘丽君经常晚上打扮得妖妖娆娆出去,第二天早上回家时却是一副狼狈的下贱样,有时甚至赤着双脚回来,杨伟己经习惯了。杨伟不解的是,平时高高在上的老婆,又是公司老总,难道也会被人虐待作贱吗?

  刘丽君虽然几乎赤裸,狼狈不堪,但在丈夫面前仍然是一副盛气凌人的傲慢样子,她冷冷地对跪在一旁的丈夫说:「贱货,过来。」杨伟心中有点不悦但还是照她的话,走到她的面前,她示意杨伟跪下,接着打了他几记重重的耳光。

  刘丽君坐进沙发里,翘起了二郎腿,杨伟赶紧从鞋柜里拿出她的绣花拖鞋,走过去,蹲在地下,从她的脚上小心翼翼的为她套上拖鞋。

  「还楞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跪下!」传来刘丽君燕语莺声般的命令,杨伟情不自禁的跪在了地上。

  「像狗那样爬过来。」刘丽君接着命令杨伟。

  「是,女皇殿下。」杨伟向刘丽君跪爬了过来,在爬到的杨伟脸前,刘丽君伸出一只穿着紫色绣花拖鞋的美脚,「想舔老娘的脚吗」?刘丽君挑逗般的问。

  「想,想。」「那就用你的嘴把老娘的绣花鞋记住,不能用手」!刘丽君娇声命令道。

  杨伟只好用嘴脱掉了刘丽君的两只鞋子,心中暗暗赞许他的老婆真有一套。

  鞋子脱掉后,露出了刘丽君美丽诱人的一双纤纤秀脚,这双脚皮肤白晰,脚趾修长而长短均匀,脚趾甲晶银剔透泛着光泽,好像雨天花蕊中的一颗颗露珠打在她的脚面,脚心光滑柔嫩,可以称的上是品足高手的至爱!

  杨伟刚想去舔刘丽君的玉脚,她突然将脚在杨伟嘴前一闪,「来呀,快来舔啊,咯,咯」!刘丽君边晃动着一只玉脚,边挑逗的笑说道!更增添了对杨伟的诱惑。

  杨伟被激起了更加想舔到这只美脚的欲望,他向这只脚猛的扑了过去,刘丽君一个转身,躲开杨伟,站在地上,杨伟扑了个空,趴在床上,他刚想爬起来,刘丽君抬起一只光脚踩在了杨伟的肩头,:「在舔老娘的脚之前,先舔舔老娘我屁股坐过的地方,姑奶奶要看看你的心诚不诚!」「是,是,奴才遵命」!杨伟将嘴凑近刘丽君刚把屁股抬起,并且留着余温的地方伸出舌头,卖力地舔着,舔湿了这块地方!

  「老娘屁股坐过的地方香吗!喜欢闻和舔吗?」刘丽君居高临下严肃地问。

  「香,香,真香。」「马屁精!奴才,向狗一样爬过来,躺在这里。」刘丽君抬起玉腕指着绣墩下面的地向杨伟再次命令,杨伟爬过来躺在了刘丽君手指的地方。

  「苏娜,拿壶酒来。」刘丽君对刚从房间里换好衣服走出来的苏娜说,苏娜拿来了一壶酒,递给了刘丽君后,默默的站在一旁,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现在,老娘赏赐你喝一点洗脚酒,张开嘴。」刘丽君藐视的对杨伟发出命令,杨伟迫不急待的在刘丽君脚下张开了嘴,刘丽君把脚伸在他嘴前,开始把壶中的酒倒在自己的美脚上,酒顺着她的脚面,脚趾一点一滴地流进了杨伟的嘴里。

  「咯!咯!」刘丽君俯视着脚下的杨伟发出开心的笑声。

  「好了,跪起来,乞求本姑奶奶把脚给你舔,一定要乞求啊!开始吧!」「奴才我乞求姑奶奶把您的脚让我舔!」杨伟哀求道。「不行,没有诚意,重新再来!」刘丽君噘起腥红的小嘴,将脸扭向一边,装出生气的样子。「奴才我,我,乞求,乞求姑奶奶把您至高无尚的贵脚让奴才,舔,舔一舔吧!舔一下也行。」杨伟结结吧吧的再次哀求道,他开始进入了角色。

  「既然,你这么贱,好吧,老娘我就发发慈悲,来,舔吧。」刘丽君在他嘴前伸出她光着的纤纤秀脚,杨伟赶紧抓住这双脚,生怕它们再跑掉,他伸出舌头把她的脚趾头挨个的舔唆着,他舔刘丽君脚的样子就彷佛是在沙漠里找到了一眼青泉!

  「贱货,舔老娘的脚,你觉的刺激吗!爽快吗!说呀?」刘丽君又挑逗般的故意问,「刺激,刺激,美妙极了。」杨伟边舔着她的脚边回答,刘丽君听到后开心的笑着:「能舔上老娘的脚,你应该感到骄傲和自豪,快说老娘的脚趾头是你的灵芝性具。」她边享受着舔脚,边命令道!

  「女皇的脚趾头是我救命的灵芝性具。」杨伟回答着。

  「再舔脚心,脚后跟,乖乖的舔吧,你这个贱货,啊!啊!太舒服了。」杨伟的舌头滑过刘丽君的脚心,脚背,脚后跟,又向脚趾头舔去,刘丽君陶醉般的闭上双眼,嘴里发出一阵阵娇喘声!时不时发出满意的娇哼。

  刘丽君站起身来,将自己脱的一丝不挂,赤裸着侗体让杨伟躺在地上,她叉开两条粉腿骑在杨伟脸上,将阴部对准杨伟的嘴说「:老娘想撒点尿,赏给你尝尝,张开嘴。」刘丽君笑着说。杨伟在刘丽君屁股下面乖乖的张开了嘴,一股温热的水流从刘丽君的阴部喷出,喷入杨伟的嘴里,杨伟咕嘟,咕嘟,喝着她赐给自己的琼浆玉液,刘丽君这时故意把屁股一扭,尿液流到了杨伟的脸上,腥骚温热的尿液顺着他的脸颊流到了地上。

  「咯,咯,咯……」头顶上传来刘丽君一阵银铃般的娇笑声,是那样的可人和动听,站在一旁的苏娜也掩口而笑。

  「苏娜,去打盆水,我要洗脚。」刘丽君对苏娜说。「好的。」苏娜走了出去,不一会儿,端来一盆水,刘丽君令杨伟跪趴在地,她则坐在杨伟背上,把脚伸进水里,苏娜为她轻轻地洗着,洗完后,刘丽君穿上绣花鞋对苏娜说「你也洗洗脚。」「哎!」苏娜刚准备坐到绣墩上,「坐到他背上去洗。」刘丽君双手叉腰站在一旁说,苏娜含羞的过来把自己丰满的屁股坐在杨伟背上,把一双靓脚放进刘丽君洗过的洗脚水里,洗完后,「贱货,苏娜现在是你的女主人,你必须把老娘和女主人的洗脚水喝掉,听见吗?」刘丽君威风凛凛的对杨伟说道。

  「奴才,遵,遵命!」杨伟端起她们的洗脚水,张开了嘴……杨伟喝完她们的洗脚水之后,被撑的直打饱咯:「味道怎么样啊!感到自己幸福吗?」刘丽君又兴灾乐祸地问道。杨伟被噎的说不出话,杨伟在心理上已经被刘丽君征服了,他全身心的投入在被女人对自己施虐的乐趣当中。

  等杨伟缓和了一点后,刘丽君走过来:「看把你呛的,喝那么快干嘛,」刘丽君用一只手抓住杨伟的发髻,伏低身子,轻启珠唇,将她口中的唾沫一点一点的吐进杨伟的嘴里:「苏娜,你也来?」杨伟听从了刘丽君的命令躺在地上,苏娜两手叉在自己的粉腰上,把她的一只白嫩赤脚踩在他脸上,「大处长,你没想到会被一个女人踩在脚下吧。」她用脚一边揉磋杨伟的脸一边问道,「你是不是感觉很好,很刺激呀!」她的脚开始在杨伟的脸上加大了重量,「是,是的。」杨伟的确在两个女人的羞辱下受到了强烈的性刺激,勃起的阳具把裤档顶起老高,好像是平原地带隆起的一座小山包。

  苏娜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羞涩,能把以前高高在上的处长踩在自己脚下,给她带来了一种异样的快感。

  「舔本小姐的脚趾头,张开嘴!」苏娜在向杨伟发号施令,杨伟乖乖地在她脚下把嘴张开,她将脚趾头逐个塞进杨伟嘴里,来回抽送,杨伟舔遍了苏娜的两只脚之后,她又令杨伟伸出舌头,用脚的大拇趾和中趾夹住他的舌头戏耍,苏娜脸上露出开心的微笑。

  「跪趴在地上,老娘该骑你当马了,驾,驾,绕着房间爬,快点!直到我满意为止。」骑在杨伟背上的刘丽君抖动手中的缰绳,两腿用力一夹他的肚子,杨伟驮着骑在自己背上的两个女人开始在房间里爬。

  「快学马叫!」,骑在他背上的刘丽君兴奋的娇声命令。「唏骝骝」!!杨伟因口中咬着刘丽君的裙带,发出的叫声含糊不清!

  杨伟刚爬完两圈,就已经是大汗淋漓,直喘粗气,脸上的汗水顺着脸颊一滴滴向地面落去,他瘫软在地,骑在他身上的刘丽君和苏娜并没有下来的意思,仍然对他周身捶打……杨伟做梦也想不到,在自己面前一副假正经的老婆,在外面不仅和小老板淫乱,下属夏磊竟然还是她的主人。

  夏磊还命令刘丽君,除非他恩准,否则平时在家里或单独在他面前时,不准穿鞋子,只能光着双脚走路,以表示自己是一个乖乖听他话的下贱骚货。有一次夏磊忽然到刘丽君家,发现刘丽君没听话在家里穿着高跟拖鞋,当晚就被他叫到他家里,将刘丽君的两只光脚丫悬空吊了一整夜,还狠狠地抽打她的脚底,把刘丽君折磨得痛苦地求饶:「饶了我吧,贱货以后在家里再也不敢穿鞋子了,贱货一定乖乖地光着双脚走路,求主人就饶了我这一次吧。以后贱货我再也不敢了--」从此平时在外面假正经的刘丽君,暗地里果然对夏磊听话得很,乖得像狗一样,在家里真的再也不敢穿任何鞋子,整天光着一双妖妖娆娆的赤脚,脏了就叫她丈夫跪下来给她舔乾净,因为她的主人夏磊也很喜玩弄她的双脚,她必须时时保持乾净洁白,以恭候主人对她这双贱脚的玩弄。

  刘丽君在夏磊面前已经完全失去自尊和高傲。每次她都被夏磊玩得「哎唷,哎唷!」地娇叫,媚眼如丝,樱唇含笑,竟似说不出的舒服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