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住我楼下的美艳少妇】(06)作者:abc641282027
字数:7925  第六章    张艳艳担忧的问道:「小老公,你没事吧?」我皱着眉:「没事,就是屁股给结结实实的摔了一下。    张艳艳嘻嘻的笑。    「艳艳在吗?」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是个男人:「好像门没有锁啊。    紧接着,门划拉一声被拉了起来,我和张艳艳对视一眼,害怕的赶紧分开,张艳艳慌急把胸部下面的皮衣小拉链拉上,站到了柜台前,我趴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了。    「我在呢。」张艳艳的声音有些颤抖。    「艳艳,我来买点东西,好大的雨啊,我还以为你不在呢。」那人已经走到了柜台外面,听声音应该是丁庆明那个死胖子,他接着说道:「哎哟,我说艳艳你穿的是越来越好看了啊,真是太漂亮了。    「你要买什么呀,我关了门都准备上楼了。」张艳艳冷冷的回答。    丁庆明说:「拿一条烟,就我常抽的那种。    张艳艳转身给他拿烟的时候,他又说:「艳艳,你真是会买衣服,这件连体皮衣穿在你身上,真是太性感了。柳峥不在家了,你就应该好好打扮自己,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要是不好好收拾下自己,就太委屈了。    「你的烟。」张艳艳把烟递给他。    「好。给你钱。」丁庆明说:「艳艳,柳峥不在家了,家里有个累活苦活的,你尽管找我啊,别看我胖,但是力气也大。    「谢谢你,我自己能行。」张艳艳客气的回绝说。    「哈哈……在你这儿买的烟就是好抽,外面雨又下大了,我还是待会儿再走吧。」我听到了打火机的声音:「艳艳,这么大雨容易飘进屋里来,我把门给你关上吧。    「你别,你还是快走吧,我还有事情要回楼上呢。」张艳艳不耐烦的说。「那这么大的雨,我也走不了啊,介意我去你家里坐会儿吗?」丁庆明厚着脸皮说。    张艳艳生气的说:「那怎么行,我一个女人在家,你去我家里算怎么回事啊。你们家嫂子要是知道了,搞不好会误会的……要不,你在这儿坐一会儿吧,我一会儿再去忙自己的事。    「那也行。」丁庆明也无计可施了。    张艳艳低头,拿大长腿踢了我一下。我朝她招了招手,张艳艳假装捡东西蹲了下来,我让她吸引住丁庆明的注意力,好让我可以悄悄溜掉。    张艳艳站起身,就主动的跟丁庆明聊天,这可把丁庆明高兴坏了。她走出去后,我就蹲在地上慢蹭蹭的跑到店里的后面去了,从里面的楼梯跑上了二楼。然后从二楼回到了楼下,丁庆明家离我们这儿有两百多米左右,我冒着雨跑到他们家,他老婆在家里闲着无聊。对于我的到来,她有些惊诧。我直白的说:「嫂子,丁哥还没回来呀?    她说:「你找他有事吗,他出去好一会儿了,说是出去要账。这么大的雨,亏他想得出来。    我装作奇怪的眼神说:「怎么,张艳艳家欠你们家钱。    她迷茫的说:「没有呀,他是去打钱去了……不对呀,友臣,你看见你孙哥在张艳艳家?    我说:「嫂子,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了?    她拍了我一下,感激的说:「兄弟,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大的事。    说完,她就冒着雨跑了出去。我偷笑着从另一条巷子跑回了家。到楼下的时候,正看见丁庆明老婆拽着他耳朵在训斥他。丁庆明极力的解释。张艳艳在旁边极力的做着解释。    丁庆明夫妇走了以后,我才走进店里。张艳艳见我像个落汤鸡,赶紧关了店门,让我上楼去洗澡。完事后我去了张艳艳家。    关切了我一番后,张艳艳笑着说:「刚才可乐死我了,丁庆明这种人就该好好的惩罚。    我半开玩笑的说:「没准,以后我们要对付的人还多着呢。    张艳艳数了一下说:「都有三四个了,我是不是都快成红颜祸水了。    我挑起她的下巴说:「你只允许祸害我一个人啊。    「当然了。」张艳艳娇笑的答应:「艳姨是你的专属。    我在她的脸颊上摸了一把,牵着她手进房间,打开他们家的电脑,让她坐到电脑前,我说:「艳姨,你的知识储存量太少了,现在做爱时,你说的淫荡话都有点单一了,我找个网站,你好好的看看,多学习学习。    张艳艳撒娇:「小老公,人家都这么放得开了,就差在大路上跟你做爱了,你还不满意啊。    我说:「当然满意了,只是情趣的事太多了,我们掌握的还很有限,今天我们就一起补补课。    「好呀。」张艳艳爽快答应:「小老公,下次我们可不能那么大胆了,在家里我随便你怎么弄,今天就差点被那个丁庆明给发现了。我们毕竟不能公开的在一起,还是小心的好。    「我会注意的。」我嘴上虽然这样答应,但心里却想着,这话都不是她第一次说了,可我们却一直是在朝着更加大胆的路线上走,偷情本来就是寻求刺激,更何况我们两个都是喜欢寻求刺激,沉溺欲望的人,我觉得我们是收不住了。    我打开了一个叫做「性吧春暖花开」的网站,告诉张艳艳,我们想知道的,这上面都有。我先给张艳艳找了几篇描写少妇和男孩交往的情色小说看。自己则乘她学习的时候,跑回三楼玩游戏。等打完游戏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我惊讶于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张艳艳都没有联系我。关了电脑就跑去她家。走进客厅,就听见房间里传出了叫床说淫荡话的声音。这可把我吓了一大跳,赶紧奔进房间里,张艳艳吓了一跳,站起身来看着我:「你怎么了?    我看看她,又看看电脑里还在传出来的叫床声,嘿嘿一笑,原来是误会了。    张艳艳明白过来了,也笑着说:「你还以为我在背着你偷男人吧。我看片子呢。    我点点头,朝外面走:「你接着看,好好学学。」张艳艳跟出来,直接坐到我身上,依偎着说:「小老公,看了你给的那几篇小说,我就自己找了视频看,真的好精彩哦。我们也要像他们那样玩。    「好呀。」我的手伸到她裆部,拉开小拉链,里面依然是黏糊糊的一片。我摸着她濡湿的阴部说:「艳姨,看了这么久,就没有想要吗?    「想。」张艳艳说:「不过艳姨看到那么多新奇的动作,就想着多学学,以后要跟你一起玩嘛。    我说:「那都学了些什么了?    张艳艳起了身:「我先去把电脑关了,回来跟你说啊。    我跟进去,拉开衣柜说:「艳姨,换了衣服,我们先出去吃饭吧。好事延后。    「好。」张艳艳走过来,把连体皮衣脱掉,让自己一丝不挂后,坐到床上,双手反撑在床单上,挺着一对大胸:「小老公,快给艳姨挑衣服吧。    我给张艳艳拿了一件白色的低胸连体包臀裙,里面搭配一件黑色蕾丝的胸罩,下面搭配一条开档的连裤黑丝,脚上配白色高跟鞋。    张艳艳穿上后,在镜子前打量了自己一番,抚着胸口说:「小老公,艳姨的大胸露了这么大片在外面呢,还是第一次穿的这么性感出去。    我说:「现在露点胸的女人多的是吧。    张艳艳点头:「那好吧,反正是晚上,别人也看不真切的。但是小老公,你还是不给人家穿内裤吗?    我挠了挠后脑勺说:「那开档丝袜不就没有意义了了,要不你自己挑一条丝袜。    张艳艳脱掉开档丝袜,拿了一条丁字裤穿和一条包档的黑丝。她穿好了说:「小老公,等回家了艳姨就换开档丝袜。    我点头,搂着她的细腰出了门。到了楼下,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了一段,坐出租车去了新城那边。    下车后,张艳艳说:「友臣,你们家人都住在这边,万一我们被你家里人看到了怎么办?    我指了下我们家里人住的小区范围:「没事,他们活动区域一般都在那一片,我们在这儿很安全。    「要是遇上了,你说我今天请你帮了忙,请你过来吃饭的。」张艳艳谨慎的说。    我点头答应。我们去了一家西餐厅吃牛排。席间我发现我们旁边桌子上那两个男的一直在盯着张艳艳瞧,眼神里充满了龌龊。我陡然感到了几分忧虑。从哪个孙军开始,想打张艳艳主意的男人可不少了,有几个都下手了,要不是每次都被我撞破,张艳艳恐怕早就失身于人了。觊觎她的人可都是我的敌人,我想要一直独占张艳艳看来得费不少的心神了。最为主要的是我们的关系千万不能被人撞破。    那两个人看上去是在社会上混的小混混,现在又是晚上我不得不有所警觉。我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都没感觉到时间过的这么快。我在桌子下面踢了下张艳艳的脚:「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张艳艳拿起自己的包:「一会儿我们去周边转转吧。」我没作答,直接到前台交钱,没想到那两个人也过来了。看来我担忧的没错。付了钱,我拉着张艳艳赶紧往外走,我们进了电梯,电梯门正要关上的时候,他们赶了上来,伸手把电梯门打开了。他们进来后,我赶紧把张艳艳挡到自己身后,张张艳艳也意识到了我的用意,紧急抓着我的手。那两个人瞧了瞧我们,没有声张。电梯打开后,我们径直朝出租车停的地方走。    途中,张艳艳回头望了一眼,小声跟我说:「小老公,他们也跟上来了。    走到出租车旁边,我没上车,而是站到了马路边。张艳艳紧张的说:「我们快坐车走吧。    我说:「让他们先走。    结果那两个人也站到了马路边上,拿了烟抽着。    一直‘到有一对小夫妻上了一辆出租车后,我拉着张艳艳赶紧也坐了进去。那两个人先到站,他们下车后,张艳艳说:「友臣,你是怎么注意到他们的,好在你有主意,不然会一直被他们追着的。    我说:「我也是男人啊,他们打什么主意我能不知道,看样子以后出门不能让你穿的太性感了,不然都会危险。    「还不是你呀。」张艳艳打了我一下。    到站下车后,我发现一辆出租车也跟着停住了,那两个小混混从车上下来。我暗骂一声,这两家伙也太狠了,一直跟到家门口来了。我忙拉着张艳艳往巷道里跑。下午大雨带来的后遗症还在继续,水滴从各层的屋檐上滴落下来,制造出滴答滴答的清脆声响,张艳艳高跟鞋打在水泥路上更增添了一种音符。一切都显得那么宁静祥和,只有我们两个心里匆忙。    我们一口气跑上了二楼,进屋后,张艳艳捂着胸口说:「进楼门的时候,他们看见了我们。    我让她先别开灯,自己跑到阳台上勘查情况。那两个小混混在街道上转来转去,最后站立在我们家楼下,仰头望了一会儿,两个嘀咕了两句,就走了。    我回到客厅,打开灯说:「艳姨,咱们遇上麻烦了。    张艳艳紧张的说:「小老公,该不会是他们上来了吧,要不我们报警吧。    「他们还什么都没做,报警管什么用啊。」我点了根烟:「现在没事了,他们已经走了,我估计他们是来踩点的,麻烦得两三天后才会找上门来。    张艳艳急的都快哭了,她揪着我打闹:「都怪你,现在怎么办嘛,那些家伙胆子大的很,我们得想办法防备他们,艳姨是你的女人,你可得保护好我。    我捏了烟,把张艳艳搂进怀里:「艳姨,你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让其他人碰你一根手指的。刚才我之所以感到害怕,是害怕他们在半路上截住了我们,或者是直接冲上楼来,他们那种人身上随时都带着东西的。既然他们今天只是来踩点的,那就不用怕了,我自有办法惩治他们。    「快跟我说说。」张艳艳好奇的问。    我摆手:「还没那么具体,随意应变吧。你尽管放心好了。    「嗯。」张艳艳轻盈的答应’:「小老公,我先去洗澡了哦。」因为张艳艳被吓到了,晚上也就没心思寻欢了。她睡下后,我就跑回家去玩游戏了。早上,我买了早餐去她家。    张艳艳咬了一口面包说:「小老公,要不今天我去店里还是像以前那样穿吧,省得那些坏家伙乱打主意。    「行。」我吸着牛奶说。    张艳艳亲了我一口:「老公你真好,一会儿回来我就换性感的衣服给你看。    我笑了一下:「艳姨,怎么把小字给掉了?    张艳艳认真的说:「我就你一个老公呀,以后再也不叫你小老公了。    「艳姨老婆我太爱你了。」我抱住她的脑袋,凑上去:「来,老公喂你喝酸奶。    「讨厌……唔。」张艳艳躲不开,只能配合着我了。    两个人激吻一阵后,我才放过了她。因为队长打了电话,我只能回家打游戏做任务。做完任务后,一个本地的朋友在线上叫我一起出去吃午饭。推脱不过我就去了。是上次一起唱歌带着情人的那几位。席间,我把自己昨晚遇上的事,跟他们说了。    一个朋友说:「你傻啊,真等人家找上门来了,不就迟了。搞不好就吃大亏了。这事你听我的,我们几个一起帮你好好教训一下那两个蠢货。    「你有什么办法?」我赶紧问道。    他招手,让我们几个把脑袋凑近,说了计划后,我赞成了。吃完饭,我抢着去把账给结了。几个人一起跑去我家。我下楼到张艳艳店里买了好些吃的和饮料,给他们提上去。张艳艳追到楼道里,在拐角处跟我说:「老公,怎么办,今天我又看到那两个人了。    「进你店里没有?」我问。    张艳艳摇头:「当时有两个人赖在店里,他们就在对面站了一会儿就走了。    我凑到她耳边把计划说了一遍,张艳艳担忧的问:「这样行吗?    「只能这样了。」我说。    张艳艳拨了下头发,抱着手臂说:「那好吧,我听老公的。    我回到楼上,跟几个朋友一起打游戏。晚饭是从饭店叫的外卖。张艳艳上来的时候,他们像是约好了一样,异口同声的叫嫂子。张艳艳脸颊都红了,显得有些局促。张艳艳告诉我们,下午那两个人又出现在了门口,她热情的把他们叫进店里,两个人买了两包最贵的烟,张艳艳主动的跟他们聊天,告诉了他们自己家的情况。两个人心领神会。还跟张艳艳加了微信号。人走了没多大一会儿,就发来微信挑逗她,约她出去吃饭。张艳艳说自己不喜欢出门,让他们可以晚上到家里来玩,到时间得晚一点,省得被邻居发现了对她有影响。两个人说自己到时候一定来。「那你怎么介绍的我的身份啊?」那两个家伙肯定会问道我的。    张艳艳说:「就是对我有意思的房东家的男孩呀,还能有什么。    我转而对其他几个朋友说:「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呢?    「交给我了,你们出力吧。」一个朋友翘着兰花指说。    我茫然的看着其他人,他则叫上张艳艳一起去了二楼。关门上后,才有其他人小声告诉我,那个朋友其实是个同性恋,今晚就由他来办那两个家伙了。「我惊愕的问:」真的呀,都认识这么久了,怎么就没看出来呢?「」嗨,那个家伙男女通吃。「另一个说:」你还不知道他去嫂子家做什么了吧。「」什么?「我越听越觉得有意思。    他阴笑说:」拿衣服去了,他今晚要在嫂子的房间里假扮嫂子,今晚可有好戏看了,我带了针孔摄影,一会儿好好拍拍。「大家哄然大笑。张艳艳和那个朋友很快就回来了。大家在一起继续吃东西打扑克。晚上九点多的时候,那两个家伙发来了短信,说自己到楼下了,问她家里怎么关着灯。    张艳艳问我们她该怎么回答。给我们出主意的朋友让我们都悄悄的转移到二楼去。进屋后,那位同性恋朋友和张艳艳还有另外两个一起进了房间,我们其他人则分别躲到前后两个阳台去。    不多大一会儿,门就被推开了。我们只能看见两个黑乎乎的家伙,他们看不清楚,就打开了手机电筒,其中一个先鬼鬼祟祟的进了房间,另一个坐到沙发上抽烟。刚吸了一口,房间里面就传出了喊声:」你们是谁……「」兄弟,你怎么了。「留在外面的那个丢了烟头,就朝屋里走。    结果还没有握到门把,就被我们几个人一拥而上给控制住了。屋里面一会儿就传出了痛苦的叫声,还伴随着恶心的呻吟。我们几个在外面偷乐,但不敢笑出来。过了十多分钟后,先进去的那个家伙被丢了出来,他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我们便把另一个推了进去。张艳艳这时候出来了。    几个人都要她讲讲里面的情况,张艳艳嫌恶的说:」太恶心了,要是早知道用不着我,我就不进去了。「我们几个人又偷着乐。又过了十几分钟,伴随着痛苦的叫喊声,另一个家伙也被丢了出来。打开客厅的灯。我们看见那两个家伙的裤子上还有血迹。    同性恋那个朋友穿着一件张艳艳的情趣衣服跑出来,抹着鼻子说:」怎么样,我猛吧,要不你们两个以后就跟着我吧。「两个小混混吓的跪在地上只叩头,连连求饶。我们威胁他们一番后,让他们滚了。    张艳艳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以后他们该不会来了吧?「」敢?「朋友笑的猖狂:」这次可是给他们蒙上了一生的阴影,他们连朝这边走一步的勇气都没有了。「办完这事,时间都已经十一点多了。打发走了朋友们。我和张艳艳连夜把她床上的东西换了个干净,又做了个卫生。然后两个人才一起睡觉。    第二天起的晚了点,张艳艳让我自己出去买吃的,她急匆匆的去了店里。我买了吃的回到店里,有点闷闷不乐,总觉得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我们两个好好在一起的时间实在是太受限制了。    张艳艳看出了我的心思,问道:」老公,你怎么了嘛。「我说:」艳姨,我们要是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就好了,这样太不自在了。「张艳艳说:」我这边问题不大,只要把我们家那位失踪的消息放出去,我就可以开始新的恋情了,可你那边不行呀,你家里怎么可能你跟我在一起。「我挠挠头,这还真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世俗带来的限制太多了。    张艳艳抓了下我的手:」老公,你就忍耐一下吧。「我心有不甘:」艳姨,要不这样吧,我们计划一下,先把柳峥失踪的消息放出去,这样至少你这边自由了。我那边嘛,慢慢来吧,你也知道的,我们家里三姐弟,就数我最不听话了,家里人最不待见的也是我。我要是坚持和你在一起的话,家里大概就不会管了。「」那你不怕其他人异样的眼光啊?「张艳艳问。    我轻蔑的笑着说:」各自过各自的生活,姐弟现在多的是,没那么可怕。他们能议论一时,难道还能议论一世啊。「」听你这意思,你还打算真娶我做老婆呀?「张艳艳笑嘻嘻的说。    我认真的说:」当然了,你这么漂亮,我做梦都想一辈子占有你。艳姨,我要是娶你的话,你敢嫁给我吗?「张艳艳动情的说:」老公,只要能跟你一起在一起我就满足了,没有那么多要求。如果你真能那么做的话,我一定答应你。「」艳艳,买瓶水。「外面进来了人。    我和张艳艳赶紧噤声,那人看了我一眼说:」友臣啊,你这股东天天守在店里啊。「」那不然呢。「我没好气的说。    」嘿,小小年纪,心机比我们这些三四十岁的人都多。「他指着我说,有些感叹的意味。    我得意的笑着,不再说什么。    他走了后,张艳艳说:」他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我说:」谁能看不出来啊。你这长相,完全是做明星的料,谁能不惦念着。只可惜……「我故意没把话说完,下半句是命运弄人。」才不稀罕做那些呢。「张艳艳不以为然的说:」我就喜欢过安宁简单的生活,就像现在这样。「下午我就回了家里打游戏做任务。傍晚张艳艳发来短信:」老公,你快下来,艳姨的骚逼想你了,今天会给你惊喜哦。「我跑到二楼,张艳艳给我打开门,早就自行穿好了情趣衣物。上身穿着黑色的露乳胸托,把一对大胸挺拔的显摆在胸前,下身是黑色的吊带网袜,靠近吊带处是镂空的图案。外面加了一件透明的深V低胸情趣连衣裙,下摆是不规则的蕾丝花纹。    我抱住她,隔着连衣裙,吮了两口她的乳头。    」痒。「张艳艳推开我:」老公,艳姨去做饭了哦。「我问道:」艳姨,惊喜呢?    张艳艳暧昧的说:」等一会儿吧。你可以早点去洗澡哦。「    【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